patten105_NICOLAsASFOURIAFPGettyImages_trumpwavejinpingflag Nicolas Asfouri/AFP/Getty Images

伟大的国家,糟糕的领导人

伦敦—我第一次访问美国是在1965年,当时我收到了一位慷慨的波士顿慈善家提供的学生奖学金。那次访问我从纽约一路前往加利福尼亚和亚拉巴马,然后又回到纽约,此后我便成为美国的“粉丝”。我爱美国,它也是除英国和西欧之外我最常去的地方。

我仰慕美国的文化、企业家精神和大学,也有许多美国朋友。此外,我也知道世界其他国家应该为二战后美国的领导充满感激。此前从未有过哪个胜利国对包括战败国在内的其他国家如此慷慨。二十世纪下半叶,我们受惠于美国良多。但尽管我不是美国经济、智识和军事实力衰落论者,但美国的实力显然有所下降,其对全世界的积极影响也在衰落。

原因很简单:美国总统特朗普是一个糟糕的人,而他周边也聚集着一个能力不足、思想危险的糟糕团队。对于让世界变得更好、更安全和更繁荣的事物而言—首先便是民族国家间的合作、全球规则体系,以及广泛一致的经济和政治自由目标—特朗普都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or

Register for FREE to access two premium articles per month.

Register

https://prosyn.org/JIStfIE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