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特朗普的财政讽刺剧

坎布里奇—今年的美国总统选战毫无疑问是独特的。唐纳德·特朗普动摇了选战的方式,改变了提名人与选民的沟通渠道,也颠覆了共和党平台,他的许多立场与大老党的传统格格不入。但是,在税收政策上,特朗普倒是遵循了共和党的传统——而这绝非好事。

当然,任何对特朗普所宣称的立场的评价极有可能过了几分钟就变得毫无意义。他改变立场比翻书还快,常常刚说出一番话转身就予以否认。他荒谬地声称奥巴马总统“建立”了伊斯兰国,不过,在坚持了两天后,他就将这番话描述为仅仅是一种讽刺,试图以此蒙混过关。

Aleppo

A World Besieged

From Aleppo and North Korea to the European Commission and the Federal Reserve, the global order’s fracture points continue to deepen. Nina Khrushcheva, Stephen Roach, Nasser Saidi, and others assess the most important risks.

即使对于较为典型的候选人,在选战中所许下的承诺也很少会与上台后的行为完全匹配。2000年选战期间,小布什承诺放弃海外建国行动,保持财政纪律,并将温室气体作为污染物写入清洁空气法。然而当选后,他的所作所为与此南辕北辙。

尽管如此,我们仍不能完全忽视候选人的政策承诺。否则的话,国家讨论话题将完全集中在最近一周的民调结果上,而这对于选民做出信息充分的决定并无太大用处。

因此,考察特朗普最近的税收方案十分重要,他的方案四个首要方面——并且全部可以归结为为富人减税。

首先,特朗普提出废除不动产税——这也是共和党长期以来的目标。和他的前辈们一样,特朗普试图掩盖一个事实:只有巨富人群才能从这个变化中获益,因为该税收不适用于不动产价值低于545万美元的个人和1,090万美元的夫妻。

其次,特朗普计划大幅削减美国公司税至15%。理论上,降低这一税率有其合理性,目前的税率为35%,是世界上最高之一(并且可能促使公司将利润保留在海外)。但是,大部分税收政策专家会告诉你,总税率的降低应该辅之以拓宽税基。特别是,美国应该取消税收抵扣,比如为了鼓励公司债和石油钻井而实施的抵扣项目。

第三,特朗普将把个人所得税最高税率从39.6%调低到33%。这是一项重大举措,但相较此前将它削减到25%的方案已经温和了不少——据独立分析师分析,该项措施仅在未来十年就将导致10万亿美元的税收收入损失

第四,特朗普提出要将普通儿童医保支出纳入税收抵扣范围。这一措施也许惠及面甚广,但只有税级足够高的人才有机会上报抵扣——主要是年收入75,000美元以上的家庭(2015年而美国中位家庭收入为54,462美元)。

特朗普的税收方案是否能给他带来直接好处仍然是个问题,因为,与尼克松以来的所有其他总统候选人不同,他拒绝公布自己的所得税记录。可以肯定的是特朗普的税收政策在财政上是不负责任的。事实上,没有任何方案说明他的税收政策如何筹资,而所有指标都表明他的政策将大大增加预算赤字。

预算余额等于政府支出减去收入。这个等式很简单,但自1980年以来,包括特朗普在内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死后都很难理解它。他们提出庞大而具体的减税,而拿不出具体的减支,却仍然声称将减少赤字。相反,他们制造了创纪录的预算赤字增量,特别是里根和小布什时期。

平心而论,特朗普的预算计划仍然十分模糊——特别是在自由裁量支出、社会安全和医疗保险方面——因此无法对其对联邦赤字和国民债务的实际影响作出信息充分的测算。但随着选举的临近,他可能面临预算计划具体化的压力。而他总是提出不切实际的想法而非务实可行的政策,照此判断,他可能用加强操纵来应对压力。

对特朗普来说,幸运他的自称为“财政保守派”的前辈们已经为他发明了四种魔法,可以在许下不可能的财政承诺时使用——而他可能效仿这些魔法。

·        “魔力通配符”。候选人承诺削减税收,同时用尚不明确的减支来平衡预算。(这基本上就是特朗普正在使用的伎俩,即不提出任何具体的减支措施。)

·       “美好场景”。候选人(或在任者)预测税收收入将增加,因为预计国民收入会增长得更快。加入特朗普阵营充当其顾问的三名经济学家之一指出,特朗普入主白宫后,GDP增长率可以翻番。

·       “拉弗方案”。里根、布什和其他人宣称他们的减税能大大刺激经济活动,使总税收收入实际上还能增加。这一方案已经被证伪多次,这几位总统的经济顾问也已经否定了它。但是,用这一说辞来说圆预算的逻辑对特朗普来说诱惑力太大,根本无从抵挡。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       “饿死怪兽”。当其他大幅减税的理由被证伪后,里根和布什祭出了税收收入下降其实是一件好事的理论。他们的理由是这将迫使国会批准减支。这一招的要害仍然是总统从未真正准备提出国会应该批准的减支。

也许,候选人在向候选人推销自己时不可避免地会忽视国内政治或国际环境等现实约束。但他们绝不应该忽视算术约束,特别是在同一招数早就已经被用过——并且带来了巨大的消极后果——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