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唐纳德·特朗普的众多极端

华盛顿—在美国和其他国家,许多人都在关注美国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是否会转变让他赢得共和党提名的反移民、反穆斯林和反理性的言辞风格。他的一些顾问据说建议他转向“主流”共和党立场,如美国众议院领导层所持的立场。

特朗普完全有可能遵循建议。毕竟,他目前的立场没有获得充分的支持使他有望在11月胜出(引用率颇高的FiveThirtyEight网站认为他获胜的概率为两成左右)。而特朗普的竞选搭档、印第安纳州州长麦克·彭斯(Mike Pence)2000至2012年间在众议院供职,与众议院议长保罗·莱恩(Paul Ryan)和其他共和党领导人关系甚密。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共和党建制派因为特朗普的候选人资格产生了深刻的分歧,他们显然希望看到这样的转变。但是,果真如此的话,也决不能视此为转向较“温和”的立场。换做其他任何一个年份,国会共和党都会被视为不负责任的极端分子。

要明白这一点,可以参考以众议员贾森·查菲兹(Jason Chaffetz)为首的众议院监督和政府改革委员会的一份最新听证记录。该听证表面上的重点是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DIC)的政策问题,特别是关于成立新银行的内容。但是,随着听证的展开,很显然大部分共和党成员的目的是广泛地为金融业去监管——取消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所实施的所有改革。(我接受众议院民主党的邀请在会上做了听证。)

事实上,大部分发言的资深共和党希望回到危机前的状况——甚至在小布什的基础上进一步减少金融监管。这必将导致带来20世纪30年代以降最严重的危机、给美国经济造成至少十年伤害的枯荣循环重现。

此外,尽管在座官员常常以礼相待,但委员会中的共和党对FDIC主席马丁·格鲁恩博格(Martin Gruenberg)非常粗鲁。更糟糕的是,除了粗鲁和敌意的举止,共和党委员还表现出对哪怕是最基本的事实也毫无兴趣。

比如,一些人宣称低利率应该意味着成立新银行更有吸引力——因此,在他们看来,少有银行成立表明FDIC犯了很大的错误。但美联储研究者对此进行了严密的考察,以无可辩驳的依据指出,对潜在新银行来说,可实现的息差(存款利率与贷款利率之差)非常小。预期盈利能力的低迷——货币政策的一个副作用——才是人们不愿意成立新银行的主要原因。

不幸的是,众议院共和党根本不想面对(关于银行的)社会科学的发现——对科学(比如气候变化)的发现显然也是如此。如果你在他们面前摆事实,比如说像这次听证会那样,他们就会变得好斗而不快——好像一个个都是小号特朗普。文明地交换想法和信息根本不可能。

众议院共和党的日程上还有一个经济学大思想,兴许这方面他们会更加听从特朗普:大量减税。如果得到实施,位于收入分配顶端的一小撮人将非常满意;其他所有人都将不甚满意。与此同时,赤字和政府债务将会激增,一如2008年之前的时期。

任何由此带来的增长都将是幻觉,硬着陆并导致紧缩将势在必行,而紧缩将大部分落在境况并未得到多少改善的美国人头上。与众议院共和党就这些问题进行有意义的讨论简直就是天降横福。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任何希望特朗普在今天的共和党环境中“走向中间派”的人其实都只是在要求出现一位更加危险的小布什,对于国内和国外都是如此。小布什推行了大幅减税,也大幅增加了政府支出——包括打了两场灾难性的对外战争——而资金全部来自债务。他还主持了比美国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更加全面的金融去监管,结果导致了近80年来最大规模的经济萎缩。

如果特朗普入主白宫,美国可能采取他的“高级右翼”(alt-right)盟友的白人至上主义日程:严重歧视少数族裔和其他群体,并可能实行某种形式的警察国家抓捕和驱逐数百万居民。或者他将采取全面的金融去监管化,回到美国所经历过的最不负责任的财政政策。最有可能的结果是两者同时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