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新模式的特朗普?

柏林—在柏林墙倒塌27周年之际,美国选出了一位计划建造一道规模更加庞大的高墙的总统。他的墙要造在美墨边境。现在,当选总统特朗普必须决定要推进他的分离计划还是要真的推进美国的最佳利益。

特朗普的胜利与6月英国投票退出欧盟有异曲同工之妙。大选结果出炉后接受采访的共和党看上去与公投次晨英国“退欧”阵营缔造者一样震惊。但最目瞪口呆的还是输掉的一方,不论在美国还是在英国,事前他们一直被广泛认为必胜。

 1972 Hoover Dam

Trump and the End of the West?

As the US president-elect fills his administration, the direction of American policy is coming into focus. Project Syndicate contributors interpret what’s on the horizon.

英国退欧投票的一个影响已经在美国出现,即仇恨犯罪激增,包括令人警觉的学校大学校园犯罪事件数字。特朗普胜选让他的一些支持者壮大了胆子,从在社交媒体上匿名攻击转为在街头公开挑衅。

这不足为奇:在长达近18个月的选战中,特朗普阵营极尽刻薄讽刺之能事,其目标不仅包括他的反对者,也包括美国政府机构、新闻媒体和许多美国人群体,特别是移民、难民、黑人生活问题(Black Lives Matter)运动支持者和穆斯林。他获得了3K党的支持,他的阵营充斥着白人民族主义这,即所谓的另类右派。

事实上,特朗普在选战期间向其支持者所许下的许多承诺具有高度的分裂性,甚至可以说非常危险,而兑现这些承诺有可能给普通美国人的生活带来严重负面影响,引发社会动荡。反之,抛弃一些他承诺的政策可能引起其支持者的不满——甚至骚乱。

不管特朗普如何忙于准备入主白宫——遴选内阁、给他的诸多承诺排定顺序——他都不能忽视这一风险。如果他有一丝成为负责任的领导人的志向,就必须进款解决他在选战期间竭力煽动起来的深刻分歧。

这意味着他要更像个总统,支持冷静负责的方针,首先要强调坚守美国宪法和法治。首先他应该坚决谴责暴力,采取积极措施保护移民和少数群体——不难理解,后两者担心受到他的支持者的攻击。

更进一步讲,特朗普必须保持低调,并以非常谦逊的态度承认自己面临艰巨挑战。他必须释放出可信信号将采取共识方针,放弃在近几年中——特别是在刚刚结束的选战期间——主宰美国政坛的党派对立。

当然,特朗普不是一个人在战斗,领袖好不好,全看团队。要构建信誉,特朗普需要开诚布公地宣布他如何组建政府,确保他的政府具备他本人所欠缺的知识和经验。他没有很深的根基可以仰仗,但他必须找到办法让政府运转起来,组成一支能够给他明智的建议的团队。

迅速完成这些步骤很关键,如此,他的政府才能打响头炮。然后,他才能寄望于在兑现执政100天时的承诺,并且——这一点更加重要——开始缓解他的选战所造成的巨大的恐慌和愤怒。

所有立法者——不论是否支持特朗普,不论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必须充分参与缓解紧张、改善合作、保护美国政治制度中的制衡。他们必须认识到,今天的美国是一个火药桶。现在绝不是玩火的时候。冷静必须压倒头脑发热。

商业、文化和非营利部门,以及新闻媒体和专家,也必须保持冷静,抵御夸张和恐慌策略的诱惑,着眼于共同未来。最重要的是,社区领袖决不能让社区成员受到操纵或被煽动做出有可能带来危险的连带效应的行为。

从特朗普漫长的公共人物生涯判断,认为他能弥合美国的分歧看上去简直可笑。他在胜选演讲确实相当传统地发誓要成为“全体美国人的总统”。美国人民必须让他保持这一信念——自己也要保持这一信念。一些人——其实是很多人——永远不会支持他;但作为总统,他有责任接触所有人并提出共同美国价值观的诉求。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成为总统和执政需要完全不同的技能。当选总统特朗普必须利用执政的第一个100天任命内阁、排定立法重点,还要制定令人放心的政府基调。稳定和信任必须成为最重要的事项。

在他的第二次就职演说中——在经历了极度分歧和内战之后——亚伯拉罕·林肯宣布“让我们奋斗”并“建设在国家的伤口之上”。特朗普不是林肯,但他的胜选演讲确实引用了同样的精神。但愿他是认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