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驯服特朗普

纽约—现在,特朗普出人意料地赢得美国总统大选,他将依照竞选纲领中的激进民粹主义治国,还是采取务实的中间道路,这成了一个开放性问题。

如果特朗普根据让他赢得大选的竞选纲领治国,那么可以预期美国和全世界将爆发市场恐慌,甚至有可能引起重大经济损失。但有很好的理由认为他不会这样治国。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激进的民粹主义者特朗普将废除跨太平洋合作伙伴关系(TPP)、撤销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并向中国进口品施加高额关税。他还将建造承诺的美墨边境隔离墙、驱逐数百万无证移民工人、收紧高科技行业所需要的高技能员工的H1B签证,并完全推翻平价医疗法(奥巴马医保)从而让数百万人失去医疗保险。

总体而言,激进的特朗普将大大增加美国的预算赤字。他将大幅削减公司和富裕个人的所得税。尽管他将扩大税基,增加附带收益税,鼓励公司将海外收入汇回美国,但他的计划并不是税收收入中性的。他将提高军事和基础设施等公共部门的支出,他的富人减税计划将在十年中减少政府收入9万亿美元。

激进的特朗普还将大幅改变当前货币政策方针——首先是用货币鹰派取代现任美联储主席耶伦,然后用更多的货币鹰派填补目前和即将出缺的美联储理事会席位。此外,他将废除2010年多德-弗兰克(Dodd-Frank)金融改革;撤销消费者金融保护局(Consumer Financial Protection Bureau);减少替代能源补贴和环境监管;削减任何其他可能对大企业不利的监管。

最后,激进的特朗普的外交政策将动摇美国的盟友,升级与对手的紧张。他的保护主义立场将带来全球贸易战,他坚持盟友自己为自己的防务买单将导致危险的核扩散,同时削弱美国在世界舞台上的领导力。

但实际上更有可能特朗普将追求务实的中间政策。首先,特朗普是一位商人,沉迷于“交易的艺术”,因此他天生是一个务实派而不是狭隘的空想家。他选择以民粹主义的面貌出现是一种策略,未必反映了他的内心深处。

事实上,特朗普是一位腰缠万贯的地产大亨,这辈子一直在与其他富豪商人打交道。他是精明的推销高手,通过迎合工作阶级共和党和“里根民主党”——其中一些可能在民主党初选阶段支持了佛蒙特州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利用了政治时代精神。这让他能够从传统的亲商业、亲华尔街、亲全球化的政客中脱颖而出。

开始执政后,特朗普将给他的支持者象征性地分一些肉,同时恢复几十年来共和党一直偏爱的传统供给侧涓滴式(trckle-down)经济政策。特朗普的副总统人选麦克·彭斯是一位建制派共和党政客,而他的选战经济顾问都是富裕的商人、金融家、房地产开发商和供给侧经济学家。此外,据说他已经在考虑让主流共和党进入内阁,包括前众议院议长纽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田纳西州参议员鲍勃·考克(Bob Corker)、亚拉巴马州参议员杰斯·赛逊斯(Jess Sessions)和前高盛公司高管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他也为特朗普的选战出谋划策)。

特朗普可能任命的传统共和党人和商界领袖将影响他的政策。政府行政机��所遵守的决策程序是,相关部门和机构确定给定情景的风险和收益,形成一份选项有限的政策选择清单呈给总统以供选择。而考虑到特朗普缺乏经验,他将更加依赖于顾问,正如前总统里根和小布什。

国会也将促使特朗普转向中间道路,特朗普要想通过任何立法都必须与国会合作。众议院议长保罗·莱恩(Paul Ryan)和参议院共和党领导层在贸易、移民和预算赤字等问题上的观点都要比特朗普更加接近共和党主流。与此同时,参议院中的民主党少数派也能通过冗长演说阻挠特朗普所提出的任何激进改革,特别是当他触及到美国政坛的第三轨——社会安全与医疗保险时。

特朗普还将受到美国政治制度中权力分割、美联储等相对独立的政府机构,以及的生机勃勃的新闻自由的制衡。

但市场本身才是特朗普最大的约束。如果他试图追求激进的民粹主义政策,将导致迅速的惩罚性的反应:股票暴跌、美元贬值、投资者逃向美国国债、金价暴涨,等等。但是,如果特朗普将温和民粹主义政策和主流亲商政策打成一片,他就不会面临市场的反对。既然他已经赢得选举,没有理由会选择民粹主义比安全更重要。

务实的特朗普总统所带来的影响将远远比激进的特朗普有限。首先,他仍然会放弃TPP;但希拉里·克林顿也会这样做。他宣称他将废除NAFTA,但他更有可能调整NAFTA,以此作为对美国蓝领工人的让步。而即使务实的特朗普想要限制中国进口品,其选择也将受到世贸组织最新裁决——反对向中国商品征收“针对性倾销”关税的限制。外部候选人常常会在选战中抨击中国,但一旦开始执政,就会迅速认识到合作才符合自身利益。

特朗普也许会在墨西哥边境建起他的高墙,即使新移民的数量将比以前更少。但他可能将只驱逐有过暴力犯罪记录的无证移民,而不是试图驱逐500—1,0000万人。与此同时,他可能仍将限制高技能员工签证,这将让高科技部门失去一些活力。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务实的特朗普仍将带来财政赤字,尽管要比激进情形小一些。比如,如果他遵循国会共和党提出的税收计划,十年中税收收入将只减少2万亿美元。

诚然,务实的特朗普征服的政策组合在意识形态上可能会出现不一致,并对增长略微不利。但对投资者——以及全世界——来说,这比他向选民所许下的激进日程更加容易接受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