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

唐纳德·特朗普传递的信号

坎布里奇——唐纳德·特朗普11月在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竞争中保持领先已经造成了某种程度的恐荒。共和党体制担心他无法战胜可能的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但某些观察家则担心特朗普当选总统后美国的未来。有些人甚至将特朗普视为潜在美国墨索里尼式的人物。

无论有什么问题。今天的美国都不是1922年的意大利。宪法制度的牵制和平衡,加之公正的法律制度,或许完全可以制约这位真人秀表演者。真正的危险不在于特朗普入主白宫后会践行他的诺言,而在于他力求入主白宫时抛出言论所造成的损伤。

评判领袖的标准不仅在于其决策的有效性,还在于他们能否创造内涵并将其传授给追随者。多数领袖通过迎合所在团体现有身份认知和一致看法来获取支持。但伟大领袖则会教育追随者认识他们所处群体以外的世界。

在70年内德国第三次入侵法国的二次大战后,法国领导人让·莫内认定对战败的德国施以报复将再次酿成悲剧。相反,他制定了一项后来逐步演化为欧盟的体制计划,这让人们很难想象会再次爆发这样的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