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唐纳德·特朗普的中东选择

特拉维夫—美国当选总统唐纳德·特朗普说了很多关于外交事务的讲话,但从来没有触及实质。他虚与委蛇的发言几乎完全没有透露他将采取怎样的外交政策,也没有多少理由可以相信,当他的方针变得明确时,我们将看到美国——或者说全世界—正需要的政策。

特朗普是一名商人,而不是一名政治家。他的思维是有多少利润和损失会立刻兑现——他宣布美国的盟友需要为安全联盟做出更大贡献便是这一世界观的明证。在挑战不断变化、威胁日益严峻的时代,坚持这一狭隘的孤立主义方针无法给任何人带来好处。

一个特朗普无法忽视的地区是中东。特别是叙利亚危机将让美国深陷其中,但特朗普的选择十分有限。毕竟,美国的“温和”圣战主义盟友绝不比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更加“可人”,而所谓的伊斯兰国也还远远没有消灭。

前纽约市长、特朗普亲信顾问、有可能进入特朗普内阁的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将消灭伊斯兰国定义为特朗普政府第一外交要务。特朗普宣称他“比将军们更加了解伊斯兰国。”但这根本不可能。毕竟。彻底消灭一个从混乱中崛起的运动的唯一办法是构建强大称职的国家,特朗普既没有计划,也没有耐心这样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