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医疗改革勿要紧跟美国步伐

多伦多 ——美国最高法院开始考虑合理医疗费用法案(这一历史性的医疗改革方案被奥巴马的对手嘲笑为“奥巴马医改”),但是值得注意的是,虽然2010年颁布了医疗改革法律,但是当年没有享受医疗保险的美国人口却创下历史新高——大约50万美国居民(1/6的美国人口)无力支付巨额的医疗费用。

这一惊人数字产生的原因并不只是因为2008年爆发的经济衰退,长期的政治和政策选择也有难辞其咎。在全球范围内,特别是经济迅速增长的国家,这一教训很简单:避免美国的私人医疗保健模式

世界上大多数高收入国家都通过政府资助的预付系统为医疗保健买单,美国却是例外。富裕国家每年平均医疗支出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1%,其中80%以上来自公共资金,只有14%用于医疗服务。公共财政(在某些情况下,政府监管下的合作保险基金也等同于公共融资)为大多数医疗服务买单,私人保险只补充提供极少的额外服务。

多数富裕国家之所以选择公共融资方式来资助医疗保健,主要以下几个原因考虑。首先,自由市场运作的卫生保健体系通常不能保证公平且效率低下。个人需求差别很大,但是私人保险公司往往不愿投保那些最需要医疗服务的人群(例如那些已经生病的人,或可能会引发其他健康问题的糖尿病患者)。此外,那些购买医疗保险的人(承保人和病人)不可能获取必要信息以选择最安全、最有效的治疗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