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普京大帝

巴黎—一天,俄罗斯城市中将竖起普京纪念碑,下面镌刻着铭文:“让克里米亚回归俄罗斯母亲的人”。也许纪念碑还将在许多欧洲广场上竖立起来,歌颂这位俄罗斯总统是“欧洲统一之父”。事实上,普京快刀斩乱麻地吞并克里米亚让欧洲各国政府对俄罗斯的态度迅速统一起来,其效果远好于数十次双边和多边会议。

上周,在柏林,我发现法国和德国精英们在讨论如何应对俄罗斯对乌克兰的侵略时意见相当统一。当然,说和做是完全不同的。但是,由于普京,欧盟或许已经找到了自柏林墙倒塌以来一直寻觅不得的新故事和动力。

欧洲急需动力。面对俄罗斯改变欧洲后冷战时代秩序的新帝国渴望,欧盟如想表现出强大和可信,就必须以一个声音发声。并且它必须和美国一起发声,正如在冷战期间(大部分时候)那样。

至于美国,它也似乎因为乌克兰危机而受到了新的刺激。似乎美国对其新/老敌人的理解——这个它无法像理解阿富汗、阿拉伯和伊朗一样理解的对手——产生了新的目标感。民主国家联盟卷土重来,“美国来自火星,欧洲来自金星”的幽默比喻已不再适用。面对真正来自火星、似乎只理解和尊重武力的俄罗斯,世界民主国家的稳固性必须保持下去,而其基础便是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所看不见的目的统一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