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欧洲的价值地理

巴黎—面对回归帝国传统和苏联式的欺骗手段和回光返照的俄罗斯,欧洲应该如何应对?欧洲应该以“地理的价值”(the value of geography)还是以“价值的地理”(the geography of values)为重?

选择前者的人打着短期“能源现实主义”的旗号,认为最关键的是要与俄罗斯达成协议,以为内欧洲缺少美国的页岩气和页岩油。根据这一逻辑,没了俄罗斯,美国可以活,欧洲活不了。

此外,对现实主义者来说,美国对其最悠久、最值得信任的盟友的蔑视行为——体现在美国国安局牵涉其中的监控丑闻中——已经让“价值共同体”的思想失去了信誉。如果美国不再尊重其所宣扬的价值,欧盟又为何要失去打着支持它们的名号的克里姆林宫的善意?

这些现实主义者还认为,通过让欧盟的立场与北约一致,欧洲有欠考虑地选择了羞辱俄罗斯——这样的行为是毫无用处的,并且是危险的。他们说,现在应该采取让历史和地理常识与能源需要想妥协的政策。欧洲的未来俄罗斯有着不可摆脱的联系,而美国已经背弃了欧洲,欧洲即便不能破除幻想,也应该意识到双方的利益不一致。对光荣的过去的庆典——诺班底登陆日70周年纪念——无法掩盖淋漓的现实:尽管欧洲试图实现能源资源的多样化,但在可预见的未来都无法摆脱俄罗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