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oneill64_DOMINIQUEjACOVIDESAFPGettyImages_G20leadersflags Dominique Jacovides/AFP/Getty Images

G20还重要吗?

伦敦—2008年底G20领导人召开第一次峰会时,许多人对这样一个多样化、具有高度代表性的起草全球问题共同方案的新形式感到欢迎。G20集团在响应全球金融危机方面表现十分出色,曾几何时,它作为全球政策协调论坛的横空出世似乎时收拾残局的唯一希望。

我显然也是为G20一开始的成就欢欣鼓舞的人之一。2001年,我指出金砖国家(巴西、俄罗斯、印度和中国)的崛起将是二十一世纪世界经济的一大关键特征,当时我已在呼吁要对全球治理结构进行大修。我在当时指出,G7(加拿大、法国、德国、意大利、日本、英国和美国)的继续主导已不适合 21世纪初复杂的世界。时至今日,G7将中国排除在外是一个扎眼的疏忽,而纳入如此多的欧洲国家更是一个糟糕的错误,它们大部分使用一种货币,受同一套财政和货币政策规则管束。

不幸的是,在上个月的日本大阪G20峰会后,我不得不怀疑这个会议是否已经遗忘了初心。事实上,此次峰会所产生的唯一重要的进展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外围会议上所达成的协议,即中美贸易战再度“休战”。

当然,部分问题出在全球治理总体不断被边缘化,而这是因为美国已经放弃了其作为国际秩序监护人的责任。但G20本身也有问题。一方面,该集团似乎是促进全球对话的合适场合。其成员代表了大约85%的全球GDP,囊括了大部分主要新兴市场,其中包括没有采取西方式自由民主的经济体。包括非洲最大经济体兼人口最多国家尼日利亚在内,你能想到的有资格入席的国家都有一席之地。放眼未来,你可以想象还会有越南和其他一些国家加入。

另一方面,尽管G20十分擅长发布宏大公报,承认全球挑战的存在,但在推动解决方案方面,表现得非常无能。平心而论,你可以说期待一小撮官僚能够解决世界上得所有问题是不现实的。说到底,施压和说服政治领导人接受做出改变的必要性,是活动家、企业家和其他创造性思考者的责任。但是,对于只有在全球层面进行合作才能解决的问题,除了G20之外再无可以替代的机构。即便政治领导人接受所有正确的观念,也仍然需要一个论坛将这些观念转化为协作性政策。

在我看来,G20面临着两个障碍。首先,尽管它具有代表性,但过于庞大。2001年以来,我指出世界真正需要的是更有代表性的G7,由美国、日本、欧盟和金砖四国组成。这个新集团可包含于G20,代表了四分之三的全球GDP。加拿大和退欧后的英国会丧失一些影响力,但澳大利亚等地位类似的国家也差不多。无论如何,它们都不必担心;没有理由认为很快就会出现如此规模的外交大变局。

Subscribe now
ps subscription image no tote bag no discount

Subscribe now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and the entir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plus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G20的第二个缺陷是它(以及G7)缺少一个客观框架用于制定目标和实现目标的措施。自十年前G20集团去的初步成功以来,每年的会议每个东道国都会加入一些新东西。在大阪峰会上,日本政府提出了全民健康目标。

没人怀疑全民健康是一个有价值的目标。但G20也没有实际做出任何动作帮助个体成员国扩大医疗服务的供应。更糟糕的是,花在这个新目标上的嘴炮的时间,本可以用在讨论抗生素耐药性(2016年加入G20议程)等突出问题上。最新公报中关于抗生素耐药性的内容与前几次峰会基本一样,这表明在该问题上几乎毫无进展。

与此同时,新抗生素市场正在迅速恶化。如果不采取统一的全球应对,到2050年,抗药的超级病菌可能每年夺走一千万人的生命,给全球产出带来大约100万亿美元的累计损失。世界现在需要行动,而不是空话。

https://prosyn.org/0SbhLIG/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