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远离化石燃料,迎接美好未来

西雅图—有时,衡量一场运动有多少动力的最佳办法是看批评者的反应。10月初,当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NU)宣布将出售七家化石燃料和矿业公司股票时,澳大利亚保守政客异口同声地对ANU进行了猛烈抨击。

表面上看,这些自由市场赢家马上行动起来告诉ANU应该如何花钱。澳大利亚财政部长乔·霍吉(Joe Hockey)批评ANU的决定是“违背现实”。其他人也纷纷加入其中,称之为“丢人”、“非常奇怪”、“心胸狭隘、不负责任”。事实上这一决定所涉资金相对很小——只相当于ANU大约10亿美元投资组合的不到2%——但丝毫没有妨碍批评者的热情。

随着远离化石燃料的呼声日涨,如此恐慌的反应也变得越来越平常。澳大利亚反对派之怒让我想起了2013年我在美国国会前参与听证、表示我们应该“让我们的煤炭留在地下原来的位置”时所收获的反应。来自美国煤炭业中心西弗吉尼亚州共和党议员大卫·麦金利(David McKinley)说我的证词“让他打了一个寒颤”,接着把话题引向了我担任市长的西雅图市的犯罪率。

就连埃克森美孚公司看起来也受了惊。该公司最近发布了一篇长篇辩护博文,作为对其所谓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的气候变化特使玛丽·罗宾逊(Mary Robinson)“声嘶力竭地鼓吹”远离化石燃料的反应。化石燃料行业显然将远离化石燃料运动视为潜在威胁。当足够的人对化石燃料生产投资说“不“时,下一步就必然是让煤炭、石油和天然气留在地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