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中东裁军

特拉维夫-以色列拼命呼吁国际社会行动起来,以遏制其情报机构描述的伊朗“核弹大跃进”的请求,没有得到它期望的正面反应。随着联合国的制裁机制现在已经被证明完全无效,以及国际外交在阻止伊朗掌握铀浓缩技术上的显然不起作用,以色列被逼进了一个角落里。应该是一个重大的国际调停努力事件,现在正在沦为一场预示灾难的以色列-伊朗大摊牌。

这是一个令人感兴趣的异常现象,这是因为,尽管有伊朗总统默罕默德·艾哈迈德内贾德无耻的反犹言论,伊朗显现的军事实力的意义远远超过了以色列这个犹太国家的范围。事实上,它影响了整个阿拉伯世界——特别是脆弱的海湾国家,甚至影响到了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对于欧洲和作为在中东有重要影响力的美国来说 ,阻止现在威胁中东的核扩散趋势,也符合它们的利益,因为一个拥有核武器的伊朗会为该地区不受控制的核武器竞赛打开大门。

国际制度没能有效地解决中东核问题的主要原因是俄罗斯-美国的分歧,而刚愎自用的美国策略是造成这一分歧的主要原因。俄罗斯不可能希望伊朗拥有核武器。但是,在俄罗斯探求对抗其认为充满敌意的美国政策的手段,以及与西方讨价还价更有利的安全框架的途径的时候,它拒绝加入由美国领导的遏制伊朗核野心的国际行动。

俄罗斯不仅是对伊朗的外交孤立政策奏效的关键,而且——通过其已经对伊朗作出的出售武器的保证——也是伊朗政府保护其核设施能力的关键。在2007年10月,弗拉基米尔·普京成为自勃列日涅夫后访问伊朗的第一位俄罗斯领导人,并使五位里海沿岸国家领导人会晤。从那以后,普京已经开始暴露美国孤立伊朗政策的破产。俄罗斯可能能遏制伊朗政权,但是,它只有在换得美国对其在前苏联加盟共和国的利益的尊重,以及在可能的情况下对冷战后的战略协定进行修改的情况下,才会这样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