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mueller21_Isabel InfantesAnadolu Agency via Getty Images_brexit protest Isabel Infantes/Anadolu Agency via Getty Images

直接民主能否击败民粹主义?

萨拉热窝——自从2016年的双重灾难——包括英国脱欧公投和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当选——发生以来,人们普遍为民粹主义“浪潮席卷全球”而感到焦虑,同时也对所谓直接民主的缺陷感到无计可施。在英国,选民们被要求回答一个过于简单的留欧或脱欧的问题;而在美国,2016年的共和党初选被拱手交给不负责任的选民和激进人士。自那以后,就有人呼吁重新赋予“守门人”权力,其实这是一种礼貌的说法,意思是让未经清洗的群众尽可能远离政治决策。

但这种自由主义的冲动反映出人们误读了近代史:恰恰是精英、而非大众,赋予了英国脱欧和特朗普权利。此外,精英们对直接民主无耻的蔑视不仅证实了民粹主义言论,而且也忽略了公民投票可以作为对付民粹主义分子的高效武器。

特朗普和英国脱欧煽动者奈杰尔·法拉奇的胜利并不归功于某些直接民主的致命缺陷,而是归功于长期以来与他们合作的精英群体。英国保守党领袖可能曾经对法拉奇嗤之以鼻,但很多人最终认为他所提出的英国脱欧基本合理,与之相似,特朗普最终也通过了共和党建制派正式的认可程序。没错,数以百万计的英国选民会继续投票选择“脱欧”,而数百万美国人也对一位明显不合格的总统候选人给予了投票支持。但这部分是因为鲍里斯·约翰逊和美国前众议院议长纽特·金里奇等熟悉的人物曾向他们保证他们做了正确的事。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PS premium content, including in-depth commentaries, book reviews, exclusive interviews, On 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and our annual year-ahead magazine.

https://prosyn.org/Yw0SUeT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