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外交最黯淡的时刻

马德里——如今,外交并没有经历辉煌时刻。恰恰相反:当今大多数冲突都抵制外交途径解决。

阿富汗会继续淌血,直到北约联军最终认识到只有通过与塔利班谈判才能有可能结束战争。但是西方同样需要认识到,军事手段很难结束那些包含强烈文化和宗教因素的冲突,比如结束对伊斯兰政治势力的放逐——哈马斯、黎巴嫩真主党等。

此外,伊朗核武发展的势不可挡证明了国际社会没能抑制这一地区的核武潮流。巴以冲突继续披上外交谈判的伪装,数十年来都是如此。以色列与叙利亚、黎巴嫩之间的紧张局势也没有得到缓解。

历史告诉我们,外交通常只有在强权的支持下才能带来结果。这就是美国前总统、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西奥多·罗斯福的存在主义世界观。他是美国扩张主义的主要倡导者之一。他曾说:“从长期起来看,正义的战争比最富庶的和平年代更能让人的灵魂受益。”一个世纪后,现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在中东身陷两场无望获胜的战争。他也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在获奖发言中,他为“正义的战争”带来的伤害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