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适应新全球化

伯克利—放眼全球,各国都在重新思考参与全球贸易的条件。这并不完全是一件坏事;事实上,我们早就应该承认全球化对数百万发达经济体工人所造成的破坏效应。但新贸易政策必须建立在清楚地理解全球化如何演变的基础上,而不是建立在基于过去30年的后瞻性愿景的基础上。

全球化给世界带来了无数好处。麦肯锡全球研究所(MGI)的研究表明,拜商品、服务、金融、数据和人力的全球流动所赐,世界GDP要比各经济体保持封闭的状态增加10%——光是2014年就增加了7.8万亿美元。

更加互联的国家取得了这一增加值的大头。比如,在MGI的互联指数上位居第三(共195个国家)的美国表现十分出色。新兴市场经济体也获得了巨大的收益,它们用出口导向型工业化作为高速增长的跳板。

但是,尽管全球化降低了国与国之间的不平等性,却放大了各国内部的收入不平等性。1998—2008年间,发达经济体中产阶级收入毫无增长,而全球收入分布顶层群体的收入大增近70%。美国顶层收入群体——全球顶层收入群体的1%——拿走了全球化收益的巨大份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