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为对抗气候变化融资

巴黎—气候变化已给发展中世界造成了严重破坏。比如,越南报告说,一些自然灾害因为气候变化而加剧,而自然灾害每年造成的损失相当于其GDP的2%。在埃塞俄比亚等农业国,更长时期的干旱和更频繁的洪水正在威胁牲畜和食品供给。

12月,国际社会将在巴黎召开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议,确定并梳理对抗气候变化的资金源必须作为重中之重。法国开发署(French Development Agency,AFD,由我担任CEO)等开发银行可以做出贡献。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首先,开发银行可以为同时有利于发展和环境的工程提供融资。如今,全球变暖已是所有发展项目规划时都要考虑的关键因素。比如,气候变化的影响可能给基础设施——农业灌溉、公共交通和其他几乎所有领域——带来临界风险。与此同时,收入的增加——发展项目的目标——几乎总是意味着增加自然资源和能源的消费,导致更多排放和进一步变暖。

这一全球变暖和发展之间的连锁反应揭示了为何法国政府要求AFD所提供的资金中至少有50%用于能对环境产生积极影响的发展项目。这方面的例子包括埃塞俄比亚的风电场、改善马达加斯加森林管理、印度尼西亚和越南的全国气候规划、哥伦比亚的清洁城市交通等。

开发银行还可以在设计金融工具、让私人投资者也为对抗气候变化做出贡献方面起到重要作用。但今天的融资挑战已不再是数量。尽管潜在的气候友好型发展融资源包括养老基金、保险公司、基金会和主权财富基金,但我们常常忽略确保投资被引导到定位准、效率高的项目的机制。

一个解决方案是“绿色”(或“气候”)债券。这一工具具有传统债券的所有特征,但它们由有助于可持续发展或对抗气候变化的投资支持。

到目前为止,只有少数组织或政府(包括世界银行、美国马萨诸塞州和法国的法兰西岛地区)发行了绿色债券,总的来说数量极为有限。但在过去两年中,其他行动方也进入了市场,发行量大幅增加。2014年,绿色债券的发行量超过了此前所有年份的总和。

事实上,绿色债券供不应求。最近的债券发行都出现了超募——这一趋势有望持续下去。保险业承诺将其绿色投资翻番,到2015年底达到840亿美元。9月,三家来自北美和欧洲的主要养老基金宣布计划到2020年将增加低碳投资持有量增加310亿美元。

随着这些债券的市场的扩张,它们必须更好地得到包装和认证。目前尚不存在协调标准(harmonized standards)。支持这些债券的资产质量完全取决于发行者的商誉和技术技能。我们需要开发具体的指导原则和评级方法。再这样的背景下,最近一系列机构投资者联合决定测量和披露至少5,000亿美元规模投资中的碳足迹,这是一项重大进步。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9月,AFD发行了1亿欧元气候债券,其目标之一是助力具体质量标准的制定。在一家公司��会责任评级机构的帮助下,我们得以向投资者提供关于投资组合对温室气体排放的直接影响的具体信息和问责程序。事实上,通过这些债券融资的工程被要求满足严格的标准,包括事前碳足迹分析、清楚重大气候变化影响证明,以及与本地和国家行动方所追求的更广泛的战略一致的设计。

气候债券有望助力国家和机构满足强制性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的承诺。但是,要想气候债券产生效果,就必须有明确的指导原则和可靠的评估框架。在世界各个国家和机构领导人准备12月巴黎会议的时候,正确地进行融资应该成为重中之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