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理性人末日临近

基尔—世界似乎正站在又一次“大转型”边缘,这次的改变将远比新闻所热切追逐的亚洲经济崛起和中东战火等经济和地缘政治标题更加深远。即将到来的改变将从根本上重新定义经济互动的性质——以及作为经济互动基础的社会动态。

这次转型的规模堪与8,000多年前的那一次相比。8,000多年前,人类从游牧狩猎采集社会转变为定居农业社会,并最终创造出城市。十世纪的欧洲再次发生了类似的转型,公会(guild,由控制着某地某门手艺的熟练工组成的联合会)的崛起为工业革命铺平了道路。

即将到来的转型的具体特征尚不清楚。也许它将包括生物、纳米和数字科技革命以及打破地理和文化壁垒的社交网络革命。但是,已经清楚的是,和前几次转型一样,这次转型也将包括一切作为支持基础的经济关系和社会关系的根本性改变。

主流经济学对这样的转型提供了直白的分析和政策应对。当科技或其他变革让人们能够因为互相给予好处而获得补偿时(扣除成本之后),给予价格的市场系统可以作出调整。当变革创造出外部性,就需要经济重组——如税收和补贴的调整、监管变化和产权升级——以抵消市场无法补偿的成本和收益。而当变革带来特别高程度的不平等性时,就需要有再分配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