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民主狂热症

伯克利——在近来令印美这两个世界最大的民主国家陷入瘫痪的政治僵局中,在威廉·巴特勒·叶芝口中一向精明强干的两国领导人彻底丧失了说服力,而错误肤浅的舆论却愈演愈烈。事实上,类似这样的狂热几乎没有消退的迹象。

对经济问题一无所知的美国人在目睹身边失业、房屋止赎的悲惨景象和美国国际地位江河日下的同时,一边从财政清廉的过时主张中汲取狂热,一边紧紧抓住手里的圣经,拥护对美国宪法做出的幼稚解读。但他们的做法只能令美国经济越陷越深,同时进一步加大经济复苏的难度。就连他们厌恶税收的金主们也在赞赏这群乌合之众捍卫其财产做法的同时,开始对这种不计后果的想法给投资环境和股票价格造成的冲击表示担忧。

2008年肩负着美好愿望和期待上任的巴拉克·奥巴马总统现在就像被车灯照着的野鹿般不知所措。他知道经济的短期需要与国债管理的长期需要相左,但是他无力提供果断的领导。他寻求妥协的错误举动只能进一步激起反对者的狂热。

曾经以诚实智慧闻名于世的印度总理曼莫汉·辛格如今也已陷入瘫痪,面对同样蛊惑人心的民粹运动无法采取统一有效的行动。这次民粹运动是由绝食活动家安纳·赫扎尔领导的反腐败改革运动,前不久刚刚以充满狂热混乱的妥协宣告结束。赫扎尔在义愤填膺地挥舞着旗帜的城市中产阶级和以感性为追求目标的媒体怂恿下,用尽一切手段夺取圣雄甘地的衣钵,他善于模仿甘地的虔诚,但却不具备甘地赖以为本的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