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zzucato24_Peter MacdiarmidGetty Images_bbc Peter Macdiarmid/Getty Images

不要从BBC撤资

伦敦—在去年英国广播公司(BBC)年度广播系列节目瑞思讲座中,英国前央行行长马克·卡尼指出,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越来越多地依靠其货币价值来定义规范和制度。但在这种价格和价值相互混淆的讨论中,我们却常常忽略造福我们的公共机构的真正价值。

卡尼在一档BBC节目中表达这一观点再恰当不过。毕竟,BBC是首家将“公共价值”概念纳入其治理框架的公共广播公司。英国广播公司与国家卫生局和开放大学一道,已经成为联合王国最受欢迎、同时也是全球最著名的机构之一,每周听众人数约为4.6亿。

但吵吵嚷嚷的少数人(往往由鲁伯特·默多克旗下所属的出版公司领导)想要看到这家广播公司被摧毁的结局。他们谴责BBC致力于包容和多元化是政治正确,并指责其因为服务规模和范围而“排挤”了私人媒体公司。在他们看来,创造价值观是私营部门的权利;政府应该只负责填补缺口,并修复经济学家所谓的“市场失灵”问题。

在上述批评人士看来,解决方法非常简单:那就是从BBC撤资。这意味着不支付资助BBC的强制年度许可费用将成为合法之举。未来依靠订阅模式的BBC将远比现在更加脆弱,因为默多克正在寻求打造美国极右翼福克斯新闻的英国版,所以这或许恰恰是BBC竞争对手们想要看到的。

我和我的合著者在撰写的一份新报告中指出,如果英国广播公司遭到削弱或者摧毁,英国将难免陷入无所适从的困境中。 BBC的价值观超越了传统公共广播公司的使命,也就是向普通民众提供客观新闻、可靠的节目和艺术享受,而美国的公共广播服务则仅限于此。 BBC在商业模式上同样取得了突破性进展,从而创造了全新商业机会——融入(而非挤出了)商业——同时还实现了重要的社会目标,比如将多样性带上银幕。

理解BBC如何实现这一目标需要我们重新认识国家是集体价值创造者,而绝不仅仅扮演着修补市场的角色。BBC同时扮演了投资者、发明者、创新者和消费平台等多种角色,因此在上世纪,英国数字和媒体创新基础设施的发展过程中,BBC所发挥的作用是不可或缺的。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Bundle2021_web4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Enjoy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opinions of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including weekly long reads, book reviews, and interviews; The Year Ahead annual print magazine; the complete PS archive; and more – All for less than $9 a month.

Subscribe Now

从早期的电台广播到今天的在线流媒体平台, BBC的投资反复催化了跨创意产业的新市场。 BBC是英国原创内容的单一最大投资者。其创造是有节目风险的。其全球范围内原创内容的销售协助它赚取可观的收入,同时向世界展示英国人的才能并吸引顶尖外国人才流入。所有这些活动塑造了全球各地的市场。此类收入而后又进一步投入到开发、制作和内容交付。

除各类节目外, BBC还开发了iPlayer和BBC Sounds等创新技术,从而树立了媒体行业的技术标准(如音频DAB和视频DVB-T2),并且创造了电子制造企业的规模经济榜样。 BBC的研究和创新促进了更安全、可持续互联网环境的发展,通过旨在释放符合儿童和青少年利益的数字创新,如数字期货委员会等合作倡议,以及在数字管理和隐私领域制定较高标准的Databox计划。

最关键的是, BBC的投资往往依靠社会价值而非财务价值来驱动。走进千千万万个英国课堂的微型计算机系统BBC Micro协助弥合了数字鸿沟。Micro起源于20世纪80年代BBC计算机扫盲计划这样一档技术教育节目。为推进这项计划, BBC不得不与Acorn计算机公司合作,而后者利用BBC的投资大幅拓展了规模。 BBC的社会使命反过来创造了行业价值。

即使BBC最基本的作用——制作和传播内容——带来的社会效益也是极其深远的。疫情期间,民众只能待在家里,而BBC则提供每天三小时的教育和娱乐节目。而且,公众对BBC的信任及其影响力,无论是在气候变化亦或2019年新冠疫苗问题上,都成功对抗了错误信息的传播。保持BBC的影响力归功于其资金来源,确保了其在拥挤的媒体市场成为合法并广受信任的信息源头。而批评者所谴责的“觉醒”——如其中包括为女性体育节目主持人提供平台——则促成了一种更具包容性和宽容度的文化气候。

尽管BBC的“动态公共价值”难以衡量,但我们确切知道,公共预算中每投入一美元用于文化生产,会产生平均5美元的经济增长。而汽车行业的乘数效应则只有文化产业的一半,不仅因为其劳动密集程度较低,还因为它根本无法在刺激其他服务、技术和材料领域新投资方面发挥同样的作用。这样的事实再次证明,尽管BBC不关注财务价值,但却依然有效发挥了创造和刺激作用。

理解BBC在整个经济领域的贡献——以及从更广义的角度理解公共价值的概念——需要建立全新的框架。我们的任务是制定衡量标准,强化BBC自身的责任感——确保它拓展市场前沿,扩大与所属节目制作和供应企业必要的多样性合作。我们需要重新思考传统的业绩指标,这些指标只关注静态的成本和收益,却忽略对塑造市场的投资决策所产生的动态影响。在一个有价值的机构被摧毁之前,实现这一目标是迫在眉睫的。

而且相关经验教训不仅局限于BBC。只有重新思考公共价值的创造途径,我们才能从争论是否要资助公共机构,转向探讨如何构建和利用这些机构来强化我们的社会构造,和开展更具创意的经济活动。 BBC是启动上述讨论的好地方。我们可以吸取的教训解决了下面的关键问题:我们怎样以及如何看重我们的公共机构,如何加强公共机构建设,而不是不断质疑公共机构是否有存在的必要?

https://prosyn.org/pRflyWa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