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为全球化辩护

发自伦敦——我最近前往美丽的智利出席了未来大会(Futures Congress),并趁此游历了一番拉丁美洲的最南端。此外最近我还制作了一部BBC广播纪录片《应对全球化》,并在全英国范围内征集改进本片某些方面内容的看法,同时与一些知名专家讨论了诸多人们关注的话题。在这两个过程中,我的所见所闻使我确信,需要人们为全球化辩护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智利如今是拉丁美洲最富有的国家,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约为2.3万美元——与一众中欧国家看齐。这对一个高度依赖铜矿产业的国家来说堪称一项相当大的成就,也使智利抛离了许多邻国。然而跟其它许多国家一样,智利也面临多项经济挑战,其增长率还不尽如人意;但它也拥有许多在其国境之外的切实发展机遇。

例如,当我牵头组织一项针对抗菌素耐药性的调查报告时,我了解到铜具有强大的抗菌性能,是用来制造那些经常附着和传播细菌的医疗保健设施的理想材料。这意味着智利,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等铜生产国可以通过向世界各地的医院和其他临床环境中输出价格合理的铜质基础设施来改善全球卫生状况——并提高本国出口量。

智利也是一个应对地震和海啸的知识库。我访问了在2015年经历了有史以来第六强的地震的拉塞雷纳市(La Serena)。地震在该地引发的海啸只造成了11人丧生,试想要是发生在世界其它地区,伤亡数字肯定远不止于此。而智利官方的提前准备和快速反应似乎是造成这一差别的原因。拥有如此丰富的灾害预防制度经验,智利可以成为其它受地震威胁国家的知识宝库。

拉塞雷纳还是世界上最好的天文观测点之一,吸引着来自全球各地的顶尖天文学家前来访问。事实上,智利为全球各国科学家构建了非常卓越的合作平台,在某种程度上是因为其就在南极洲北面——而南极洲一直都是开展科学和环境合作的绝佳地区。

除智利之外的另一件值得关注的事件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今年出席了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年会。随着唐纳德·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英国正在退出��盟,我本以为这样一个精英论坛的影响力已是明日黄花了。但习近平的出席表明中国正在探索自身在世界舞台上的定位,以及研究当西方势力向内收敛的时候,可以将哪些全球化元素转化为自身的优势。

事实上,正如中国驻英大使在我的广播节目中所指出的那样,中国已经是至少70个国家的最大进口国——你没看错,是进口国——占全球总进口量的10-11%。尽管存在着一些所谓的经济挑战,但在2020年之前,中国可能会成为比欧盟更大的进口目的地,而且很快就会超过美国。

此外,在过去20年中由于中国的崛起以及亚洲拉丁美洲和其他地区的经济发展,各国之间的经济不平等状况得到了大幅改善。事实上在2010年联合国已经实现了原定在2015年实现的将贫穷人口减少一半的千年发展目标,而最近的预测表明,到2050年,除非洲以外的其它所有地方都将消除贫困。

没有全球化,这一切都无法成为现实。非洲国家之间尤其需要进行更多的贸易,并且探讨建立一个非洲自由贸易区。但这项工作随着反贸易情绪不断上涨也可能面临困难。那么那些全球化的批评者——那些错误地将其视为零和游戏的人——是否就是反对消除全球贫困的呢?

决策者可以采取行动来减少人们对全球化的忧虑。首先,全球GDP份额中似乎无限增长的利润部分必须停止。任何觉得这听起来激进的人都需要刷新对经济学的认知。更高的利润会吸引新的市场进入者,并最终通过竞争削薄原有经营者的利润。但事实上这一情况却并未出现,表明某些市场已被操纵或完全失灵。对此决策者需要在某些领域加强监管来解决这一问题。举个例子,正如我以前所呼吁的那样,目前的市场监管环境对股票回购项目太过纵容了。

与此同时,政策制定者需要采取措施提高最低收入者的工资,这实际上将有助于提高生产率,因为资本相对于劳动力的成本更低。而且,正如世界银行行长金勇最近为我指出的那样,我们需要加强相关贸易协定法律的执行力度,并更多地帮助那些因这些交易而受影响的国内部门。

这让我想起了一个悲伤的故事,一些英格兰西米德兰都市区伍尔弗汉普顿市(Wolverhampton)的固特异轮胎厂下岗工人告诉我,他们在布告栏上看见了自己失去的岗位,但如果想重新申请的话就必须前往墨西哥。工人们猜测,公司在英国关闭工厂要比在法国或德国关闭那些生产率更低的工厂更容易。而这样的变革本应得到更妥善地处理。

最后,决策者需要确定发展项目的优先级,例如将英国的“北部发展引擎”和“中部地区发展引擎”列入优先发展规划,并在其他地区启动更多的类似项目。

尽管创造了许多挑战,但全球化也使世界成为了比原先更好的所在。如今我们也仍然需要它来消除贫穷,为所有人提供更高的生活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