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世界遗产之死

旧金山,加利福尼亚—气候变化又多了一个牺牲品。今年,世界上最丰富、最复杂的生态系统之一、澳大利亚大堡礁世界遗产区死去近四分之一的珊瑚,是有记录以来规模最严重的珊瑚漂白。即使在大堡礁的最北沿——那里与海岸开发等人类压力距离足够远,因而能够保证珊瑚的健康——珊瑚死亡比例更是高达惊人的50%。

引发这一漂白潮的是高于平均水平的海水温度,而海水温度高于平均水平的可能性因为气候变化而增加了175倍。随着海洋继续从大气中吸收热量,重创大堡礁级别的大规模珊瑚漂白频率可能进步增加,后果也可能更加严重——更不用说其他因温度升高引起的毁灭现象了。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世界遗产是无价之宝,它们——事实上,还有我们的地球——的未来依赖迅速降低导致气候变化的温室气体排放。但许多负责保护境内世界遗产的政府不但没有采取强有力的气候行动;实际上还在积极运行煤矿和煤电等肮脏能源项目。

即使大堡礁在我们眼皮底下死去,澳大利亚仍在继续增加肮脏化石燃料的开采。去年,澳大利亚政府批准了大型煤矿卡迈克尔(CarMichael)和阿伯特角(Abbot Point)站,后者位于大堡礁附近,为便利卡迈尔克出产的煤向全球出口而建。卡迈克尔煤矿所产生的排放量将是全世界所有单体煤矿中最大的。

而问题不仅仅局限于澳大利亚。地势低洼的孟加拉国是最容易受到气候变化影响的国家之一,其政府支持在毗邻孙德尔本斯(Sundarbans)世界遗产地的地区兴建两座巨型煤电厂。印度也支持这一计划。

这些电厂不但将产生大量温室气体,还会毁掉孙德尔本斯。孙德尔本斯是恒河和其他多条河流注入孟加拉湾的地方,这里有壮观的红树林三角洲,是濒危的孟加拉虎和海豚的家园。发电厂排放的有毒煤尘会污染水质,开展永久性煤炭驳运交通,并且必须开挖河床。烟囱中所排放的汞将在海洋生物体内堆积,永久性污染数百万人和脆弱的野生动物的食物供应。

诚然,孟加拉国能源匮乏,要想继续发展经济,这一问题就必须解决。但解决这一问题有其他办法。孟加拉国有着巨大的可再生能源生产潜力,并且已经是世界屋顶太阳能领先者。

当然,避免危险的人为气候变化的责任不能全部落在世界遗产所在国。但是,在知道我们现在知��什么的情况下,启动如此具有破坏性的肮脏能源项目是站不住脚的。

政府不能保护我们的自然遗产,世界遗产委员会(WHC)必须站出来,结束无休止地开发化石燃料。具体而言,WHC应该向政府发出减少化石燃料相关威胁的建议,列出遭到此类威胁特别严重的世界遗产地,并进行监督。

目标首先是鼓励有能力减少指定遗产地的化石燃料相关威胁的政府采取行动。WHC的这一行动还有助于教育和赋权公民社会,同时向金融机构施压不要为大规模开发项目提供资金。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WHC年会——如最近在伊斯坦布尔结束的——是这类措施的理想论坛。目前,已有数十个组织和超过60,000个人在委员会敦促印度和孟加拉国取消计划中的煤电厂,转而投资可再生能源。类似地,数十著名科学家、非政府组织和国际和澳大利亚律师要求WHC劝告澳大利亚不要继续将恶化气候变化对大堡礁的影响的开发项目。

随着气候变化威胁愈演愈烈,WHC等有影响的机构必须坚决反对依赖煤炭和其他化石燃料这一贻害无穷的遗留问题。如果WHC在这一关键问题上继续沉默,全球世界遗产都要遭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