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不死的欧洲

当欧盟准备在这个月晚些时候庆祝《罗马公约》签订50周年时,在外界看来它已是脆弱不堪了。在2005年,荷兰和法国的全民公决出人意料地使《欧盟宪法》草案遭遇决定性的破坏时,人们觉得这就是欧盟的滑铁卢。

媒体报道的焦点集中在据称是欧盟的决策瘫痪,但事实并非如此。欧盟非凡没有陷入到不可逆转的厄运当中,而是一直在按部就班地平静运作,创建新的政策和项目。

看看最近的新闻标题。欧盟正在进行一项能源和环境的战略规划,其目的是要结束欧洲内部为获得石油和天然气而进行的恶性竞争,同时也使欧洲成为遏制气候变化努力方面的全球领袖。欧盟的共同外交和安全政策可能还不一定意味着欧洲对世界用同一种声音说话,但它已经初具雏形,并已经弥合了由于在伊拉克战争上出现分歧而产生的一些裂隙。同等重要的是欧洲经济一体化继续推进,欧元态势良好,一个单一的金融服务市场也正进入人们的视线。

欧盟创造共同宪法的不幸经历的出发点是担心决策机制正由于大量新成员国的加入(第一次是在2004年5月而再一次是今年年初)而超负荷运转。宪法公约的初衷是要简化这一体系,只是后来它却过于狂热地扩展一份内容冗长、言词华丽的文件,而现在则成为故纸一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