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人权发展的错误方向

纽约—世界已经进入残酷时代,施害者不会因为暴力而受到惩罚。意见不一的联合国安理会束手旁观导致叙利亚无数平民伤亡。加沙之痛令人绝望,而可以停止它的痛苦的人却无动于衷。伊拉克陷入了一片火海,并且没有停歇迹象。南苏丹和中非共和国暴行愈演愈烈,更有无处不在的性暴力肆虐。甚至欧洲也未能幸免:一架民航客机在东乌克兰冲突地区被击落,而官员对实践调查横加阻梗。

柏林墙已经倒塌二十五年,国际刑事法庭(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也已经成立十多年,但我们为阻止暴行所做的努力少得可怜,而受害者获得正义也是遥遥无期,更不用说将施害者送上审判席了。

多年来,世界似乎不断地在向承认更多人权和争议需求的方向进步。随着20世纪八九十年代民主在拉美和中东欧的兴起,这些问题变得日益重要。尽管战争、冲突和暴行依然存在,但世界各大国总是试图——有时也能成功,尽管局势混乱并且往往姗姗来迟——阻止杀戮。

此外,国际社会建立了司法框架处置暴力的后果,这在冷战期间是难以想象的。新的联合国国际混合法庭成立了,并且起诉了巴尔干半岛、卢旺达、塞拉利昂和柬埔寨的暴行。国际刑事法庭拥有对122个成员国暴行的司法管辖权,可根据国家方面或安理会的要求立案(尽管三个常任理事国(美国、俄罗斯和中国)尚未批准或加入罗马规约(Rome Statute,加入则意味着进入了国际刑事法庭的司法管辖范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