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蠢人的鼓吹

康科德,马萨诸塞州—想象一下,一群鼓吹者试图警告公众他们感到了某种危险,而证据表明这种危险并不真实,通过散播他们的恐慌,这群人导致人们的行为将更广大的公众——和你——面临危险。你会怎么做?政府应该怎么做?

澳大利亚用戏剧性的方式回答了这个问题。它取消了一家反疫苗鼓吹团体的免税慈善机构地位,因为他们宣传疫苗威胁公共健康、特别是儿童健康的谣言。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政府还要求该团体变更名称,从澳大利亚疫苗网络(Australian Vaccination Network)改为澳大利亚疫苗质疑网络(Australian Vaccination-Skeptics Network),从而明确该鼓吹团体的态度。“我们将进一步确保他们以反疫苗鼓吹者的面目出现,”新南威尔士州公平贸易部长斯图尔特·埃尔斯(Stuart Ayres)说,“我们希望确保他们不再���播误导性信息。”

当然,这是危险领域。尽管证据表明一名并不构成其反对者顽固宣称的伤害,但政府限制言论的行为总归令人担心。自由社会都不会允许政府根据鼓吹团体的信奉内容来决定哪些鼓吹团体可以说哪些话。

但在这个案例中,澳大利亚官员的行动是完全合适并且重要的公共服务:以鲁棒、一致的医学证据为依据,保护公共健康和安全。

证据表明,反疫苗鼓吹者的论点——儿童疫苗导致孤僻和其他长期神经发育伤害是完全错误的。但仍有一小群杞人忧天者和唯利是图者声嘶力竭地传播恐慌、制造扭曲,他们赤裸裸地撒谎,宣扬疫苗弊大于利。

结果,一些社区的疫苗接种率出现下降,特别是反政府自由主义者和回归自然环保主义者聚居的社区。结果,在一些地区,麻疹和百日咳等疾病的社区规模“群体”免疫水平已经不足以将这些疾病限制在总体人口大爆发阈值内。疫苗超过时效或没有大到100%效果的成年人健康状况越来越差。年纪太小、无法接种百日咳疫苗的婴儿也饱受疾病困扰,甚至出现致死的情况。

因此澳大利亚政府的决定毫无疑问是合情合理的。毕竟,保护我们免受作为个体的我们无法自我保护的威胁困扰是我们授权给政府和核心使命之一。当面临证据明确支持疫苗、并且可能造成死亡的后果的情况时,政府应该充当现成的威权,以公共安全的名义采取行动——事实上,这也是政府的义务。

但疫苗只是鼓吹者可能通过否认科学证据让公众陷于危险的例子之一。受意识形态驱动否认人类造成全球变暖正在妨碍我们采取行动遏制导致气候变化的排放、妨碍我们为这一威胁的日益明显也日益危险的后果做好准备。持枪权管制的顽固反对派——特别是在美国——导致难以杜绝危险分子获得致命武器。

抵制生物技术,特别是转基因食品则是另一个例子。一些转基因应用能够给人类健康带来重大改善,但社会不喜欢这些好处——人们也因此遭罪和死亡——因为反对者拒绝所有转基因应用,而之所以反对,是因为他们不喜欢大公司、商业农业和现代科技。

以“黄金大米”为例。这是一种转基因杂交种,携带来自胡萝卜的能产生维生素A的基因。最新研究表明,光是在印度,如果黄金大米在2002年技术成熟时便获得批准,到目前为止可以挽救因维生素A缺乏而失明甚至致死的人口140万年的寿命(经残疾调整)。

应该在鼓吹者以价值驱动的观点否认民孤儿的科学证据并让你我置于风险之中时予以反制。科学家必须发声,比如最近在英格兰,测试了一种新小麦的研究者要求与反转基因鼓吹者公开辩论。鼓吹者拒绝接受,但对田间试验进行了有计划的攻击,这使得支持这些活跃分子的公众数量大减。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你我这样的凡人必须反击,我们可以选择加入和在财务上支持一些团体。我们需要在立法公共听证中奋起反击,不能让最热情的声音唬住政客和决策者,导致声音最响的一小撮人获得决策胜利而妨碍了更广大社会的大部分利益。此外,当有证据确凿、风险近在眼前时,政府必须反击,就像澳大利亚做的那样。

感觉和价值永远应该在民主国家中发生。我们需要各方的鼓吹激情以推动社会前进。但当这些激情披着事实的画皮出现并置我们于险地时,你、我和我们的政府绝对应该以公共健康核安全的名义异口同声地说:“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