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针对叙利亚难民的长期计划

贝鲁特—在与身处黎巴嫩和土耳其的难民和援助工作者共处短短三天后,叙利亚危机的末日情景已经充分展现在我的眼前:10万多人死亡,九百万人流离失所,两百万儿童被赶出校园,脊髓灰质炎等疾病卷土重来,邻国则被难民潮搞得焦头烂额。

数不清的失去配偶、兄弟姐妹和孩子的悲惨故事(更不用说失去家园和生计了)提供了更多的令人不安的证据,表明叙利亚内战已经演变为地区冲突(伊朗驻贝鲁特大使馆爆炸案就是明证)。反巴沙尔叛军正在相互搏斗,圣战组织正在壮大。专家们不再用“月”来讨论冲突,而改用“年”甚至“十年”。

尽管国际救援会(IRC)等援助机构英勇地拯救了无数生命,给地区带来了希望,但可怕的事实是保护公民已成为不可能的任务,特别是来自狙击手和导弹误炸的伤害,更不用说饥饿和无家可归了。战斗派系甚至不承认中立非战斗人员这一概念,对国际战争规范嗤之以鼻。除了使用化学武器外,联合国估计有250万平民缺少食品、水和药品,因为一些村镇实在难以进入,有约25万人完全得不到外部援助。

叙利亚的邻国几乎被求救声淹没。黎巴嫩正在试图接收近一百万难民。在土耳其,约20万难民生活在官方难民营中,但至少还有两倍于此的人数在城镇和城市中挣扎过活。世界各国的援助时断时续:到目前为止只有60%的援助承诺得到了兑现,其中又只有一小部分实际到达了预想的受助者手中,尽管一些机构有能力跨境提供援助,但它们无法突破战斗前线接触到困于战火的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