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反思减排

海牙—不管是在联合国气候变化峰会上,还是在冲多“绿色增长”论坛上,可再生能源和能源效率一直被认为是全球变暖的解决办法。就连煤炭行业也在其于去年11月联合国COP19峰会前发布的《华沙公约》(Warsaw Communiqué)中划定了一条效率线。但如若更仔细地检视全球能源体系,并更深入地了解排放挑战,就能发现,化石燃料仍将是本世纪最主要的能量源,这意味碳捕捉和存储(CCS)才是应对气候挑战的关键技术。

人们广泛关注能源效率和可再生能源,原因在于日本经济学家茅阳一(Yoichi Kaya)1993年所提出的茅阳一恒等式。茅阳一将总人口和人均GDP、能源效率(单位GDP的能源使用量)以及碳密集度(单位能源的二氧化碳含量)相乘,就得到了二氧化碳排放量。人口管理或限制个人财富的动议显然不可能获得支持,因此基于茅阳一恒等式的分析总是剔除前两个乘数,于是能源效率和碳密集度就成了总排放量最重要的决定因素。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但这一方便的解释与现实并不相符。事实上,二氧化碳向海洋大气排放的速度比风化和海洋沉积等回到生物储存状态的速度快好几个数量级。因此,真正重要的是二氧化碳随时间排放量的累计值——这一事实可见于政府间气候变化委员会(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最新的第五版评估报告。

自250年前工业时代开始以来,大约5,750亿吨化石燃料和土地中的碳——即两万亿多吨二氧化碳——排入了大气,导致了全球热平衡发生变化,地表温度可能因此上升了1℃(结果分布的中位值)。按照当前速度,到2040年可能会排放1万亿吨碳,或导致2℃的升温。

这一观点与流行的减排进展测量机制不一致,后者关注具体的年度结果目标。尽管到(比如)2050年实现每年的排放流减少是个积极的进步,但这并不能保证阻止全球温度最终上升等目标的成功。

从气候角度看,温度随时间升高更大程度上是化石燃料资源基础规模和给定能源价格上的开采效率的函数。随着供应链效率的增加,资源的最终开采和使用量也会增加,从而大气中的二氧化碳积累量也会增加。这意味着效率可能促进而不是限制排放的增加。

事实上,自工业革命以来,通过创新实现效率的做法仅仅实现了极少数核心能源转换发明:内燃机、电动马达、电灯泡、燃气轮机、蒸汽机、以及更为晚近的电路等。在所有这些例子中,效率提高的结果都是能源使用和排放的增加——不仅是因为这让获得化石燃料资源基础更加容易了。

类似地,各国依赖可再生能源的努力也没什么效果,因为被取代的基于化石燃料的能源仍然具有经济吸引力,这意味着会在其他国家或其他时间使用。此外,对于中国等快速发展的经济体,可再生能源部署完全没有取代化石燃料;相反,可再生能源构成了燃料供给约束,妨碍了更快的经济增长。简言之,完全寄希望于可再生能源的利用超过效率推进型增长、认为效率的强化能拉低需求很可能只是自欺欺人。

相反,决策者应该采取新的气候范式,将注意力集中在限制累计排放量上。这首先需要决策者认识到,尽管新能源技术最终会在实用性和经济性两方面胜过化石燃料,但使用化石燃料满足能源需要增长的要求将在未来几十年中继续支撑化石燃料的开采和使用。

最重要的是,这凸显出我们需要专注于部署CCS体系的气候变化的重要性。CCS使用各种工业过程捕捉化石燃料使用过程中释放的二氧化碳,然后把它们储藏在地下地质构造中,不让它们在生物圈中积累。毕竟,消费一吨化石燃料但捕捉并储存其排放与改变或推迟化石燃料的消费是完全不同的。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不幸的是,基于这一思维的政策框架仍然有待浮现。欧盟最新发布的2030年气候和能源政策框架的重点仍在旨在提振效率和部署可再生能源的国内政策上。尽管这一框架提到了CCS,但欧盟是否决心推广它仍有待观察。

怎样动员对CCS——而不是误解这一问题性质的衍生性方针——的支持和政治意愿将是2030年及其后的真正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