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戴维·卡梅伦和欧盟的滑铁卢

普林斯顿——两百年前的同一个月,拿破仑·波拿巴在滑铁卢战役中败于威灵顿公爵所率盟军之手重新塑造了欧洲的未来。英国或许现在准备再次书写历史。

英国新任的保守党多数政府承诺到2017年底、甚至就在明年就欧盟成员国资格举行公投其实并不像外界所描绘的那样孤立。事实上,这是欧盟体制萎缩的开始。即使决定继续留在欧盟,英国也将继续稳步将重心转向欧盟之外。因为其他地方的商业机会更具吸引力,多数欧洲国家将步英国的后尘

对欧盟而言,满足英国的要求——限制外来工利益、限制可能有损伦敦城的金融监管及否认“前所未有的紧密联盟”的目标需要进行根本性的转变,包括根本没有任何可能的对支撑欧盟体制的条约进行修改。讨论内容也因此转向能否赋予英国特殊地位抑或容许其退出更多的欧盟条约。

不过鉴于对一体化好处的质疑声日益高涨,就连这样的解决方法也有可能拆散欧盟。由于凸显欧洲无法再提供经济红利,英国远离欧盟之举将激起其他地方要求改革的呼声。简单地讲,“英国退出欧盟论”已经暴露出欧洲的经济和政治裂痕——回到旧日的美好时光已经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