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达尔文,最伟大的心理学家

科罗纳多,加利福尼亚—大部分人不会把达尔文看做是心理学家。事实上,他的工作开启了这一领域的革命。在达尔文之前,哲学猜测主宰着我们的心理学理解。但即使是伟大的哲学家——柏拉图、亚里士多德、霍布斯、休谟、洛克、康德、叔本华、尼采等——也只能描述当下的精神事件和行为;而不能解释它们的原因。

达尔文提出了深刻的洞见——进化对我们观念的影响与对我们身体的影响一样大。他认为,既然人类是从与现代黑猩猩和大猩猩共有的始祖进化而来的,那么将人类的本能、情感和行为与那些动物相比较应该能比主观猜测学到更多东西。达尔文说,“理解了狒狒,你就比洛克更接近形而上学。”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哲学不足以理解人类心理的根源,因为自我思考不能使我们知晓我们大部分对环境的反应的背后驱动力。相反,我们受天生倾向的控制,而天生倾向是通过自然和性选择的互惠影响力量发展出来的。

自然选择是同一物种中最能适应环境的群体赢得生殖竞争的过程——直至出现更加适应的群体。让人们得以果腹和保护自己的特征增加了我们活得足够长能生育后代,并且把后代哺育和保护直至成年的可能性。

从某种程度上说,性选择是自然选择的心理延伸。但是,我们并没有从增加我们生存能力的特征中获得优势,而是从潜在伴侣进化出来的寻找吸引力的品质中获得优势。

由于人类性选择决定了谁能有最多的后代,从而反过来决定了那些生理和心理特征更能传递下去,因此无助于个人生存的特征仍可能提供生殖优势,从而传递给后代。换句话说,在选择伴侣的过程中,我们决定了进化的进程。

此外,性选择的原理意味着,除了调节生体机能,神经系统还间接地影响身体和精神的结构结构(比如装饰性特征)、认知技能(比如音乐天赋)和性格(比如勇气和毅力)的进步发展。雄孔雀进化出了色彩斑斓的长尾,唯一原因是雌孔雀进化出了以此判断吸引力的功能。

达尔文解释道,这些品质是通过“运用选择、爱慕和嫉妒的影响以及声音、色彩和形状方面的审美”而代际传递并强化的。事实上,虽说自然选择是盲目的,但性选择是追求美的——尽管情人眼里出西施。

人类心理学是通过有时并不容易的自然和性选择平衡发展出来的,因此进化和心理会相互影响和互动。达尔文在理解人类心理方面的贡献包括仔细研究了儿童发育,并发表在1877年的《一个婴儿的白描》(Biographical Sketch of an Infant)上。在他长子威廉(William)出生后的第一个三年中,达尔文以博物学家的老道眼光观察他,记录他的各项发育,从眼睛追逐蜡烛的能力到第一次有意识的动作的发生无所不包。达尔文还率先开发了科学心理学的实验工具,比如用脸部表情照片和调查研究人类情感的普遍性。

达尔文在认定自然选择才是进化机制之前便已做出了他的大部分心理学发现,但他等了35年才发表自己的发现。这一决定部分是因为他一丝不苟的研究精神,包括在发表理论之前细心收集和研究证据。

但达尔文也知道,既然连他都需要时间接受自己的结论,世界其余部分自然难以面对如此唯物主义的人性观。他对难免的批评敬而远之——其中不乏来自朋友和同事者。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达尔文去世时,他的思想已经在心理学家和神经科学家中间形成了重大影响——尽管他有时并没有完全意识到这一点。弗洛伊德从未见过达尔文,但他的导师大多是狂热的达尔文主义者。正如牛顿以“站在巨人肩膀上”掀起了天文学和物理学革命,弗洛伊德在达尔文的革命性洞见的基础上理解了心理症侯、梦、传说、艺术、人类学和其他很多方面。弗洛伊德的传记作者琼斯(Ernest Jones)错误地称弗洛伊德为“心理界的达尔文”。达尔文本人才是心理界的达尔文;弗洛伊德只是达尔文的伟大普及者。

自达尔文以来,心理学的范围扩大了很多,引入了复杂的认知科学、控制论和大脑造影技术。但这些发展只是达尔文革命性大模型的精细化衍生物。我们关于人类本能的概念的基础全部可以在达尔文175年前不到30岁时写的笔记中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