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in DENANTES/Gamma-Rapho via Getty Images

我们的身体和我们自己

华盛顿——近年来的技术发展不仅凸显了大数据的好处,而且还凸显了接受其为我们隐私、公民自由和人权所造成危险的必要性。这个问题表现得最为迫切的莫过于大数据的最新来源:我们的身体。

世界各地的执法机构正在建立和使用能从生物识别指标辨识个体的技术,包括我们的面孔、指纹、DNA、声纹、虹膜和步态。这些独一无二的身份标记长期用于护照和边境口岸,而且还有不少其他用途。

多年以来,我们允许政府和企业在我们申请驾照、旅行签证、入籍和从事某些特定工作、甚至仅仅在去游乐园时搜集和分析我们的生物识别指标。我们越来越多地使用指纹或刷脸来解锁智能手机、登机和支付购物费用。

防盗的作用显而易见:如果手机、汽车或机票只能用于合法的所有者,那么盗窃又有什么用处?最重要的是,生物识别技术可以防止我们的身份本身被盗。

这是支撑全世界规模最大的生物识别项目的理由,该项目是一个影响超过10亿印度人的多模式解决方案(包括虹膜、指纹和刷脸)。离职创建这个被称为“数字身份证”(Aadhaar)系统的Infosys公司董事长南丹·尼勒卡尼骄傲地宣称通过清除政府补贴领取名单里的重复和虚假身份,该系统能为印度政府节省约90亿美元。

多亏有了数字身份证系统,超过5亿人的数字身份证直接与银行账户相连,允许政府在不存在欺诈、盗窃或者——这一点对女性尤为重要——往往伴随突如其来的现金流而出现的男性酗酒和家庭暴力的情况下发放超过120亿美元。对生活在连地图上都找不到的偏远村庄或贫民窟的许多印度穷人来说,数字身份证赋予了他们官方人格——就像发达国家的出生证或社会安全号码一样。

Subscribe now

Long reads, book reviews, exclusive interviews, full access to the Big Picture, unlimited archive access, and our annual Year Ahead magazine.

Learn More

但生物识别技术也加大了杰里米·边沁所谓全景监狱的可能性,描绘了一幅政府无所不见的反乌托邦画卷。中国从不费心隐藏其利用生物识别技术和人工智能来管理民众的意愿。鲜为人知的是自由民主国家对生物识别技术的高级应用。

在美国,乔治城大学法律中心所属隐私与技术中心在2016年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超过1.17亿美国人——几乎占美国成年人口的一半——其面部图像已经被保存在美国的执法数据库,其中有些只有联邦调查局才可以调用。下个月,海关及边境保护局将作为已经在美国八座城市机场运营的大规模生物识别出境计划的组成部分开始使用一项新的人脸识别技术

在英国,1,250万人的面部图像被储存在全国警察数据库(NPD),其中数十万人未曾有过犯罪记录。而海关及税务局(HMRC)已经在从未征得同意的情况下收集了500多万条声音记录。这违反了2012年英国高等法院裁决,该裁决指示内政部删除未经指控或无罪释放的被拘留人员的面部和语音生物识别信号——这与要求删除DNA和指纹的法律是一致的。

搜集和存储民众的生物识别信息导致民众和国家之间的关系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曾经人们普遍接受“无罪推定”,但现在,我们在前英国内政大臣安泊·路德恶毒的话语中都成了“未被定罪者”——也就是尚未被发现犯罪的民众。

上述转变已经受到了挑战。在英国,南威尔士和伦敦警察局因为使用自动面部识别技术分别面临来自自由党和民间维权机构“老大哥监察”提起的诉讼。在美国,佛罗里达州奥兰多市已经放弃试验亚马逊名为Rekognition的面部识别软件。

印度的生物识别系统同样面临法律挑战。虽然政府规定数字身份证系统为自愿注册,但对需要使用政府服务、开立银行账户或签署手机合同的民众来说实际却具有强制性。但在最高法院裁定“隐私权...[是]生命及个人自由权的内在组成部分”之后,2017年,强迫印度人使用数字身份证系统被视为非法。法院维护了政府出于国家安全、预防犯罪或社会福利等令人信服的理由而限制隐私权的权利:但政府的行为必须合理,而且必须对应于所需达到的目标。

更令人担忧的是数字身份证系统并不安全。2018年1月,印度论坛报记者仅花500卢比(还不到8美元)就得到了登录名和密码,从而能够访问系统所有人的姓名、地址、邮政编码(PIN)、照片、电话号码和电子邮件。只要再多付300卢比,记者就可以打印——并开始使用——任何人的专属身份证复印件。

多年来美国发生的大规模数据泄密事件(涉及塔吉特、雅虎、领英和英特尔,以及联邦政府人事管理办公室),以及像脸书和谷歌等公司将私人数据交给开发企业和其他第三方的报道几乎没有导致任何具体的改变。这或许反映仍然缺乏动机:尽管上述违规行为造成了耗时且令人厌烦的身份欺诈,但任何财务痛苦最终都由银行和信用卡公司承担。

如果我们的生物识别数据遭到泄露情况则完全不同,因为不同于用户名和密码的是,生物识别数据无法重新设定。不仅如此,纠正错误也更加困难。而且如果与其他(包括金融、职业和社会)数据搭配使用,我们的生物识别信息可以被输入算法,并剥夺我们的贷款、医疗保险、工作,猜测我们的性取向或政治偏好,并预测我们犯罪的可能性——而所有这一切我们却完全不知情。

拥有独一无二、无法伪造的身份可能是一种福气。但我们必须认识到在很多情况下它也会变为一种诅咒,我们必须对此严加防范。

http://prosyn.org/ButdSq7/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