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ruma154_Getty_Images Chip Somodevilla/Alex Wong/Getty Images

爱国者与总统

纽约—这是一个壮观的情景:美国军官亚历山大·温德曼(Alexander Vindman)中校身着戎装,胸佩紫心勋章,在11月9日的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弹劾听证会前听证。他知道自己的证词可能会威胁到自己的军旅生涯,但温德曼相信,说出自己对特朗普总统有关被控为了自身政治利益而破坏美国国家利益的担忧是自己的指责。

所有美国主要媒体都已经将几个月以来特朗普试图说服乌克兰总统泽伦斯基发起对其政治对手约瑟夫·拜登(Joseph Biden)之子亨特(Hunter)的刑事调查,以及这一做法对美国地区政策的影响论述得非常详尽。温德曼证词的不同寻常之处是对他的爱国主义表达的反应。“作为一个年轻人,”他对委员会,“我决心为这个给予我的家庭难民身份,让我们逃离极权主义压迫的国家献身。能够在过去20年里代表和保护这个伟大国家是我的荣幸。”

这应该让温德曼成为共和党模范生,因为该党总是将对国家的爱和经济与军队的英勇联系在一起。他的身体里还留存着在伊拉克战斗留下的弹片。但共和党人羞辱他,质疑他的忠诚。温德曼出生于乌克兰,父母是犹太人,年仅三岁时与父兄一同搬到美国。但共和党律师暗示他可能对乌克兰有特别的忠诚。温德曼甚至不得不纠正委员会资深成员、共和党人德文·纽恩斯(Devin Nunes)说错了他的军衔,驳斥福克斯新闻台犬儒主义地暗示他是双重间谍。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PS premium content, including in-depth commentaries, book reviews, exclusive interviews, On 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and our annual year-ahead magazine.

https://prosyn.org/T2RBqzJ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