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buruma152_Mark LeechGetty Images_footballhooligansriot Mark Leech/Getty Images

流氓精神

纽约—已故的英国撒切尔夫人时代政治家艾伦·克拉克(Alan Clark)主要以其风流和极右出名,他曾经向我哀叹,建造帝国、赢得战争的英国战斗精神江河日下。我半开玩笑地说,英国足球流氓仍旧保留着攻击倾向,他们经常将球场和外国城镇洗劫一空。他带着迷离的眼神回答说,这真的是“或许可以派上用场”的东西。

当时看上去有点离谱的这番对话,现在已经完全成了现实。因为流氓精神真的正被利用。右翼恐怖主义正在英国抬头——虽然(至少是眼下)伊斯兰主义暴力有所收敛。反对英国在无协议的情况下退出欧盟的英国政客收到了死亡威胁甚至更加糟糕。工党议员、公开的反脱欧派乔·考克斯(Jo Cox)在2016年被谋杀,凶手一边高喊“英国优先!”一边朝考克斯开枪,还捅了他好几下。

英国绝不是孤例。在美国,极右翼集团正在夏洛特维尔(Charlottesville)和比兹堡等地制造恐怖,“犹太人不会取代我们”(这其中的“我们”指的是白人基督徒)的战争口号此起彼伏。极权主义的巴西总统博尔索纳罗公开支持酷刑。甚至在德国,暴力极端主义也有抬头之势,特别是在前共产主义东德的一些地区。在印度,总理莫迪对于印度极端分子所发动的政治暴力(通常是针对穆斯林)无动于衷。

独裁者和煽动家总是利用和消费自觉受到生活亏待的人的怨恨情绪。一些人会自然地沉溺于暴力,这种渴望的释放只需要正确的环境就可以诱导。

科技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效果。过去通过审查抑制,或仅限于足球场的仇恨和侵犯,现在可以公开表达并通过互联网瞬间传播给数百万志同道合者。这类流氓行为不仅限于极右翼。自以为是的侵犯在左翼中间也是家常便饭。反犹主义亦然。比如,英国工党就很有反犹氛围。

英国和美国这样的国家出现政治暴力抬头的趋势,特别令人不安的是民主党选的领导人正在积极鼓励这一点。特朗普总统说媒体是“人民的敌人”;他在一次集会中敦促支持者“粉碎垃圾批评”;他要四名有色人种女众议员滚回来的地方(除了一人之外,其他三人都出生在美国)。最近,特朗普间接威胁要对匿名告密者进行暴力报复,因为他曝光了特朗普试图说服乌克兰领导人挖掘针对前副总统拜登及其儿子乔·拜登(Joe Biden)的不利信息。拜登是他在2020年大选中的最大对手。毫不奇怪,将特朗普说成 “白人最后的希望”的新泽西警察主管显然是将这些煽动认真听了进去,他被控拽着一名黑人青少年的头撞门。

Subscribe now
ps subscription image no tote bag no discount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英国首相约翰逊是比特朗普更温和、教育程度更好的操盘手,但他也始终将其英国脱欧政策的反对者称为叛徒或里通外国。用约翰逊的话说,允许议会阻止无协议脱欧的立法是“投降法案”。议员宝拉·谢里夫(Paula Sherriff)批评首相在议会的用词,提到议员们经常受到死亡威胁和高喊这些用词的人的攻击,约翰逊反唇相讥说他“这辈子从未听过这样的鬼话。”

这类言辞的危险之处不仅在于它让暴力之徒觉得可以自由发挥暴力冲动。毕竟,如果总统或首相说,我们中间存在叛徒,那么打击他们不仅仅是可以允许的,甚至可以说是爱国者的责任。使用语言攻击也不仅仅是粗鲁——这是民主流程中经常发生的情况,各方都有,只不过潜规则(“我尊敬的朋友”)掩盖了它。

将暴力注入政治——哪怕只是言语暴力——的最严重的后果是它真的会对自由民主造成严重伤害。代议制民主只有在政治反对者不像不共戴天之敌那样行事的情况下才能正常运转。争论和妥协是政客捍卫选民利益的必由之路。但你无法和敌人或叛徒妥协,一如宗教信徒无法在他认为神圣的事情上妥协。

就连最古老的民主国家,比如美国和英国,都在日益被派系仇恨所撕裂,原因有很多。如今,政治与其说是关于利益,不如说是关于文化、身份和激烈的情绪,而互联网上永无止境的回音就是情绪刺激器。并非所有这些都是政客的错。但当政治领导人有意利用这些裂痕,进一步地煽动敌对情绪时,他们就会给保证人民的自由和安全的制度造成严重伤害。

很难知道,如果特朗普、约翰逊、莫迪和博尔索纳罗之流下台,暴力会不会就此消失。这显然将取决于继任者是谁。但一旦人们自觉可以违反一切文明行为规范——因为最高政治领袖都这么做了——那么这一趋势就很难扭转。现时代的可怕的讽刺之处是,承诺要让国家再次伟大的人,恰恰是最尽力破坏曾经让国家伟大的因素的人。

https://prosyn.org/Yv1c1FRzh;
  1. haass107_JUNG YEON-JEAFP via Getty Images_northkoreanuclearmissile Jung Yeon-Je/AFP via Getty Images

    The Coming Nuclear Crises

    Richard N. Haass

    We are entering a new and dangerous period in which nuclear competition or even use of nuclear weapons could again become the greatest threat to global stability. Less certain is whether today’s leaders are up to meeting this emerging challeng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