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自行车运动和癌症

自行车运动员兰斯·阿姆斯特朗最近庆祝了他的一个纪念日。自从他被诊断出患有睾丸癌并且他的医生认为他将因此而死亡已经有十年时间了。

因为他令人振奋的故事以及他对该疾病不遗余力的宣传,阿姆斯特朗已经成为了一个抗癌斗士。但是在仔细阅读过他的基金会的网站(www.laf.org)以及他的著作后,人们总是会产生这样的疑惑:帮助阿姆斯特朗赢得七次环法自行车赛冠军的那种坚韧也同样帮助治愈了他的癌症吗?阿姆斯特朗很小心地不把自行车运动与癌症划上等号,但是他还有他的崇拜者常常会情不自禁地这样做。这样一种联系可能会是极具误导性的。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在二十岁刚出头的时候,阿姆斯特朗就已经成为赛车世界的一颗新星了,但是情况并不很妙。1996年当他25岁的时候,阿姆斯特朗的身体出现疲劳感、睾丸疼痛和咳血。

医生诊断他患上了睾丸癌。更令人不安的是,阿姆斯特朗的癌症已经到了晚期,癌细胞已经扩散到了他的肺部、腹部和大脑。他大概还有40%的生存机会,这可能还是有所夸大的估计。一位医生告诉阿姆斯特朗的母亲她的儿子很快就会死亡。

在通过手术切除了他被癌细胞感染的睾丸后,阿姆斯特朗成为了一个“癌症的学生”。他在印第安那大学进行治疗,这里或许是全美治疗睾丸最好的中心。

阿姆斯特朗选择印第安那是因为这里的肿瘤病专家说他们不会使用博来霉素化疗药物,即便他能够生存下来,这种药也会破坏他的肺并且结束他的自行车运动生涯来为他进行治疗。

但是医生直言不讳地告诉了阿姆斯特朗他将要承受的一切,就是高度腐蚀性的药物会让他病得像一条狗。阿姆斯特朗后来写道:“到第四轮(化疗)时,我一天到晚打坐在那儿,不停地呕吐。”

阿姆斯特朗的癌症好转得非常快。后来他经过了漫长的康复过程,一点点恢复了体力和自信。到了1998年,他又一次骑上了自行车。

这次疾病改变了阿姆斯特朗的身体。当他开始恢复艰苦的训练时,他变得更精干并且肌肉更发达了。

除了阿姆斯特朗认为癌症带给他的精神上的优势,他新的身体也使他变成了一个更高效的自行车运动员。

在1999年,他被诊断患上癌症后不到三年,阿姆斯特朗赢得了他的第一个环法自行车赛冠军。接下来他又赢了六次,从而使他成为历史上最伟大的自行车选手。

就他本人而言,阿姆斯特朗一直避免把他在环法自行车赛上的胜利与他从癌症的康复简单地联系起来。“优秀、坚强的人得了癌症,”他曾经在他的书上写道,“然后他们做了一切正确的事情以试图击败它,但是他们还是死了。”也许他是一个赛车英雄,阿姆斯特朗曾经说,但是“并不是英勇帮助他从癌症中康复过来。”尽管他参与了对他的护理并且有非常好的医生为他治疗,但是他的生存“更多地是一种纯粹的运气”。

然而,有时候阿姆斯特朗似乎也会漏嘴说出他想避免说出的话。在他第二本书的结尾,阿姆斯特朗是这样总结他与癌症斗争的历史的:“我得到了治疗,我拼命地进行斗争,于是我的病情好转了。”在他基金会的网站上收录他的这样一句话:“当我生病时,我不想死。当我在赛车时我不想输。死和输掉比赛,这是一回事。”

更令人担忧的是那些听了阿姆斯特朗故事的人也在进行着同样的推理。“兰斯拒绝听信统计数字,而是奋力康复,并成为了癌症最可怕的敌人,”他第一本书的一位书评作者这样写道。“他拒绝让步,而是选择积聚地所有的力量与疾病进行抗争。”一篇刊登在因特网上的传记说“带着他面对竞争时同样高度的专注,”阿姆斯特朗“奋起抗争他的疾病,最后赢了。”

对于某些人来说,阿姆斯特朗已经成为了一切皆有可能的代名词。“兰斯击败了癌症,然后他去赢得了5次环法大赛,”一位计算机程序员在他2003年的博客上这样写道。“那完全意味着我也能克服我生命中所遇到的任何疾病,然后继续向前迈进。”

问题是关于癌症患者中“想要活下去”的人的数据并不那么令人乐观。在1989年进行的一项研究显示在患乳腺癌的妇女中,参加互助团体的人生存得很长久,但是这些结果在其他地方并没有得到复制。最近的一项研究显示积极的态度并没能延长肺癌患者的生命。临床医生可以举出很多癌症的“抗争者”死了而“放弃的人”却活下来的例子。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这可以帮助使阿姆斯特朗的许多崇拜者保持清醒的认识。不管怎样,我们都希望艰苦的工作总是能够得到回报。不幸的是,在癌症这个领域里,事情也许并非如此。

但是阿姆斯特朗的传奇带给我们的是比简单的数据更多的东西。他教育了数以千计、也许是数以百万计的癌症患者,点燃了他们的信心,并且募集资金用来寻找治疗的办法。哦,还有他赢得的七次自行车赛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