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网络战争与和平

剑桥——两年前,一条有缺陷的计算机代码感染了伊朗核计划,并摧毁了许多用于铀浓缩的离心机。有些观察家称这种明显的蓄意破坏预示着一种新的战争形式,美国国防部长莱昂·帕内塔警告美国人可能会受到“网络珍珠港”袭击。但我们对网络冲突究竟有多少认识?

电脑及相关电子活动的网络域名构成了纯粹人造的复杂环境,上述环境中的人类对手高度智能化而且有针对性。山脉和海洋很难移动,但网络空间却可以借助开关关上和打开。电子的全球移动远比大型船舶的远距离移动更为廉价和快速。

多航母特遣部队和潜艇舰队的舰船研发成本创造出巨大的进入壁垒,确保了美国的海上优势。但网络领域的进入壁垒极其低廉,即使非国家参与者和小国也能以低廉的成本发挥重要的作用。

在一本名叫《权力未来》的著作中,我提出政府权力的扩散是本世纪最伟大的政治转折。网络空间就是一个绝佳的例子。美国、俄罗斯、英国、法国和中国等大国较之其他国家和非国家参与者拥有更强的海洋、天空或太空控制力,但谈论在网络空间占据霸权地位并没有多大意义。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影响,那么大国依赖复杂网络系统支持军事和经济活动造成了可以被非国家参与者利用的全新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