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培植能源

从气候变化到阴晴不定的油价,所有的迹象都表明一场全球性的能源危机即将到来。应对这场迫在眉睫的挑战意味着人类不能再忽视太阳每天通过光合作用在有机物质里为我们提供的取之不尽的能源。太阳能使植物吸收碳性气体并由此不仅制造氧气,还制造出其它物质—动物王国的食物和我们的机器所消耗的能源。

自从新石器时代以来,人类就开始培育这些“生物质”作为食物。然而,即便是在当今世界,它的能源潜力也是被低估了。从工业革命开始,人类就从煤炭及其后的石油和天然气中寻找能源,但这导致了不可再生能源的枯竭。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能源生产多元化的现有替代方案是有限的。由于对其安全性和放射性废料处置的担心,核能也有诸多劣势。水电已经得到了广泛应用,但风能和太阳能的利用在结构上呈分散状态,资源的分布也不均衡。

而生物质却有诸多优势。其产量巨大,且在全世界都可以获得。此外,将其转化成能源所必需的技术—包括高产燃烧、气体转化和液化为合成燃料—早已被我们掌握了。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就已广泛使用的这一技术,战后又得到了长足发展。

然而,生物质能源是与化石能源不公平竞争的受害者。石油的价格反映了其开采、提炼和分配的成本,但却没有反映出原油产生的成本。200吨的植物物质经过数百万年的变化才能产生一公升石油,而生产一公升的合成燃料却只需要15公斤植物物质。

在石油供应量极大的情况下,由于每桶价格低于20美金,使得人们开发生物能源的兴趣也随之消退。生物能源只对“绿色战士”和致力于基础科学研究的人保持着吸引力。地球上的生物质—森林、牧场、热带草原和庄稼—形成了年“回报率”10%的生产资本。就像一只能量会耗尽但又会被太阳重新充满的电池,只要我们管理得当,这些生物质的供应是永远可再生的。这些资本每年产生的回报目前估计为600亿吨,而其中只有200亿吨作为食物被消耗,100亿吨被用作能源。

增加对这一能源的负责任的使用可以为我们应对气候变化做出贡献。它能减少大气中的碳含量,并遏制化石燃料的使用量。此外,它在南方国家的丰富产量还有利于这些国家的经济发展。如果能在国际社会的支持下获得增长和利用,那么直到今天还被认为是“穷人的能源”的生物质完全可以成为财富之源。

因此,“能源作物”可以被开发以生产生物燃料。来自于森林、农业和农产业活动的残渣废料可以被收集起来并进行转化。例如,从理论上讲,非洲国家尼日尔每年产生的600万吨废料可以满足该国全部的能源需求。

然而,在许多地方能源作物的种植必然会与粮食作物发生竞争。长期的预计认为在50年的时间里,地球上大多数可耕种的土地都必须用来种植粮食并培育森林。因此,专门用于能源生产,特别是生物燃料生产的土地面积可能达不到社会的预期。但是,这种竞争在揭示新的全球稀缺资源的同时,也会带来价格的提升,从而鼓励生产者们增加产量并提高产能。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因此,尽管培植能源会造成新的制约因素,但它同样也会为许多经济活动的主体开启新的可能性。农民和林业工人能够更多地参与市场,采矿工程师可以对作物种植产生兴趣,银行家也会更关注与作物种植相关的股票。但是,为了扩大能源作物的种植规模,我们必须在南、北方的国家都实施新的农业、土地和水务管理、保护生物多样性、燃料税和信息及公众意识提升的政策。

古印第安人和印加人信奉太阳神,他们相信太阳是地球万物的生命之源。科学已经证明了这一信仰的真实性。现在,当利用可再生能源的重要性前所未有地凸现出来时,我们应该利用太阳来培植我们的能源,就像我们的祖先曾经利用它来种植食物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