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美国回到古巴

北京—奥巴马访问古巴是1928年柯立芝以来第一位美国总统访问古巴。美国投资者、外籍古巴人、游客、学者和掮客都将追随奥巴马的脚步。美古双边关系正常化将给古巴带来机遇和风险,也给美国带来巨大的成熟度考验。

57年前,菲德尔·卡斯特罗领导的古巴革命是对美国的 一次重大心理打击。自美国建国以来,其领导人一直宣扬美国例外论。据美国领导人的观点,美国模式令人无法抗拒,每个体面的国家都必须决然跟随美国的领导。当外国政府太愚蠢以至于拒绝美国道路时,他们应该因为伤害美国的利益(普世利益的代名词)进而威胁美国安全而受到惩罚。

哈瓦那距离佛罗里达礁岛群只有90英里,美国对古巴的干涉从未停止。1820年,托马斯·杰斐逊指出美国“应该抓住第一次可能的机会获取古巴。”1898年,美国终于这么做了——干预古巴反叛西班牙,从而主张美国对古巴岛的经济和政治的事实霸权。

在随后的战斗中,美国夺取了关塔那摩,将之作为海军基地,并主张(根据现在闻名天下的普拉特修正案)拥有干涉古巴的未来权利。此后美国海军反复占领古巴,美国人迅速攫取了大部分获利丰厚的古巴糖种植园的所有权——这也是美国干涉古巴的经济目的。后来被卡斯特罗推翻的巴蒂斯塔将军是美国力量长期扶持和维系的最后一位高压统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