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Carney, governor of the Bank Of England Getty Images

加密货币的鹰派和鸽派

伦敦—几天前,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宣布其政府发布了一种新的国家支持的加密货币,叫做佩特罗(petro)。他,价值3.75亿美元的新货币已经售出,但观察者对此表示怀疑,除非国家实体被强制购买它们。但即便是它们,这样做也很困难,因为交易佩特罗的技术平台尚未得到确认。

Exclusive insights. Every week. For less than $1.

Learn More

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掌控人、“奥马哈传奇”巴菲特(Warren Buffett)和芒格(Charlie Munger)最近的发声对于这种货币的国际需求绝非好事。对于作为一个总类的加密货币,巴菲特的要求颇为严苛。“我可以几乎肯定地说,它们不会有好结果,”他在1月份时指出, 同时还说他很乐意购买所有加密货币的看跌期权。而芒格比巴菲特还要不看好加密货币,特别是比特币, 认为它“愚不可及”,是“烈性毒药”。这一点毋庸置疑。

当然,他们是以潜在投资的角度看待比特币。公共机关的关注点略有不同。市场监管者感兴趣的是保护投资者,并已经开始发布警告。尽管到目前为止,这些警告声音几乎轻不可闻,但我预计随着价格继续波动,监管者很快就会加大警告力度。它们还应该担心加密货币给洗钱者以及非法毒品交易带来的机会。

但中央银行的关注范围更加广泛。加密货币是否会夺走它们对货币供给的垄断权?如果央行失去影响经济中的购买力的工具,金融稳定是否会遭到严重冲击?

有趣的是,对于这些问题,出现了许多不同的答案,而央行也分裂为鹰派和鸽派。

中国是鹰派代表。去年,中国人民银行取缔了比特币交易所,并叫停ICO(Initial Coin Offerings,首次货币发行)。12月,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潘功胜略微改编了一句西方央行官员耳熟能详的话,“正如凯恩斯告诉我们的:‘市场非理性的时间可以长到让你破产。’因此只有一件事能做了:坐在河边看,总有一天,比特币的尸体会从你面前漂过。”

不出意外,俄罗斯也持有相近观点。俄罗斯央行行长纳比乌琳娜(Elvira Nabiullina)在12月宣布,“我们不会让金字塔骗局合法,”并且“我们完全反对私人货币,不管是实体的还是虚拟的。”

但鸽派数量更多。加拿大银行指出,作为比特币基础的分布式总账技术能让金融系统效率更高,它正在考察是否应该在某个合适的实际发行自己的数字货币用于零售交易。英格兰银行也对这些可能性充满了兴趣,反驳了数字货币目前目前正给金融稳定造成风险的担忧,并认为基础技术“可以在金融系统中得到广泛应用,并可能成为赋权央行数字货币的有用平台。”两家央行都在积极探索这个主题,它们的观点可以说颇有毛泽东主义之风,可称之为“百花齐放”方针。

因此央行的央行——国际清算银行总经理奥古斯丁·卡尔腾斯(Agustín Carstens)颇有勇气地选择了比特币作为其首次著名演讲的话题之一。此前长期担任墨西哥银行行长的卡尔腾斯能够在鹰派和各派之间,在掌控一切的中国人和顺从的加拿大人之间找到皆大欢喜的中间道路吗?

卡尔腾斯的立论回归了最基本的远离,试图先定义货币,然后寻求理解数字货币在多大程度上算得上是货币。他提醒我们,货币的三个标准是计量单位、共同支付手段以及价值储藏手段。

几乎没有商品用比特币定价,比特币很少在交易中使用,使用比特币的成本也非常高昂。至于价值储藏手段,到目前为止,加密货币的价格波动性意味着它们是一种风险很高的投资。“尽管加密货币可以假装是货币,”卡尔腾斯推论说,“但它们不符合教科书上的基本定义。”此外,如果没有“最好由央行负责提供的制度支持,”新加密资产会危及对货币的基本价值和性质的信任。因此,卡尔腾斯将自己定位为坚定的鹰派。

卡尔腾斯还提出了环境考虑:用于比特币“挖矿”的电力等于新加坡的日常耗电量。生活在高湿环境中的新加坡人使用空调无可指摘,但将如此多能源用于比特币挖矿“对社会是一种浪费,又破坏环境。”

卡尔腾斯对加密货币如此敌对正确吗?他会在几年后被视为货币的克努特大王(King Canute),高坐在巴塞尔那舒适的央行行长王座之上,下令数字潮流必须退却?现在下结论为时尚早。我怀疑佩特罗会失败,但尽管中国、俄罗斯和奥马哈传奇们如此不待见它们,我仍然怀疑这不会是我们最后一次听到数字货币或分布式总账。

http://prosyn.org/QEDn7WE/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