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technician inspects the backside of bitcoin mining at Bitfarms in Saint Hyacinthe LARS HAGBERG/AFP/Getty Images

破坏独裁者

华盛顿—人们曾经广泛相信,互联网的黎明预示着民主的新时代。一切信息都将变得自由,而这对于基于控制知识的体制来说将构成生存威胁,包括那些原先试图将自己与外部世界隔绝的体制。

如今,这一愿景黯然无光,甚至缺陷重重。极权统治者不但学会了如何在本国社会中扭曲和控制信息流,还学会了如何混淆他国人民的视听,甚至破坏此前运转良好的民主。最近出现的社交媒体似乎稍稍干扰了一下极权主义者——还记得阿拉伯之春吗?——但毫无疑问,如今一切照进。

在几乎每一个地方,独裁者的权力都变得更加安全,往往还掩盖着民主和选举的外衣。反对派被清除。媒体被封口。信息流被严格控制,通过传统的体制支持的媒体阻止和更加现代的软件或自动“机器人”实现。据最新《经济学人》(Economist)民主指数,世界上一半的国家2017年比2016年更不民主,而只有5%的世界人口生活在“完全的民主”中。

现在,一种新的数字技术到来了:加密货币。对于这一树立和改变价值的方法如何影响银行系统,人们在激烈地讨论,但其在全球范围内影响政治的潜力基本被忽视了。

加密货币——如比特币、以太坊和它们的诸多竞争对手——显然与互联网技术有关,但有一个简单又深远的区别。互联网可以获得各种形式的信息,而不需要最终收敛到一个观点。事实上,互联网天然会让你获得多样化的观点,你必须靠自己来分辨哪些信息正确、谁在为了恶毒的独裁扭曲事实。

相反,加密货币只有在(同一加密系统内的)所有人就谁昨天持有一个价值单位、今天又转移给谁的问题达成一致的情况下才能起作用。你可以试图扭曲这一信息,或直接入侵人们的电脑或破坏注册交易的算法——这样的攻击随时都在发生。但由于加密货币之间在安全性和用途方面竞争激烈,因此我们大可以假设其中最强大的一种能够生存下来。

What do you think?

Help us improve On Point by taking this short survey.

Take survey

加密货币的价值在于去中心化(decentralized)管理的数字记录。记录存在于网络内的大量节点(node)上,因此能够抵御中央控制或“审查”——加密货币创造者、交易者和观察者经常使用这个词,原因正是他们都关心选择性修改记录的问题。

不难看出为何极权体制想要阻止人民接触有可能不可追踪的安全的数字记录。

首先,接触到这些记录后,公民就能绕过银行系统和内嵌在其中的监控实现支付和赞助。限制政治组织的规则能够轻易规避。

此外,同样种类的记录可用于储存和传递其他信息。比如,我的一些同事正在开发一套供用户储存和管理自己的健康记录的系统。为何不围绕怨恨和反对体制来构造类似的系统?

而才干之士撰写所谓的智能合同的能力也没有极限。智能合同根据特定事件的发生来触发支付或其他数字交易(如发送抗议消息)。对全世界的活动家来说,唯一的束缚是他们的创造力。

当然,极权体制已经对危险有所警觉——我们应该预见到他们会用各种严苛的做法剥夺持有加密货币的权利。毫无疑问,他们会开发新工具,试图追踪公民在这方面做了什么。这将是一场有趣的创新军备竞赛——极权体制很难获胜,因为基础技术(即区块链)是为了规避或避免权力中央化而设计的。

组织良好的民主国家对于加密货币没什么好怕的。也许会有一些欺诈——投资者也应该时刻对不完全透明的新奇产品保持警觉。但在大部分情况下,我们会感受到现有支付方式面临新形式的竞争压力。一切降低信用卡费、扩大金融包容的东西都应该受到欢迎。

相反,政治权力基于控制信息的人肯定会感到新的担忧。极权体制永远会以某种形式存在于许多地方。但如果现在形势朝着有利于偏好更开放的系统和更激烈的有意义的政治竞争的人的方向发展,我们也不必感到惊奇。

http://prosyn.org/pSoDLqV/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