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创造力、社团主义与群体

纽黑文—我们很久以前就从麻省理工学院的罗伯特·索洛(Robert M. Solow)等经济学家的工作中学到,经济增长主要靠学习和创新而不仅是储蓄和资本积累驱动。说到底,经济进步取决于创造力。正因如此,对当今发达经济体的“长期停滞”的恐慌让很多人不知道如何刺激创造力。

最近的一个主要观点是,我们最需要的是凯恩斯主义经济刺激——比如赤字支出。毕竟,人们在活跃而非失业时最有创造力。

其他人认为刺激与经济活力再生没有关系。德国总理默克尔最近指出,欧洲需要“政治勇气和创造力,而不是几十亿欧元。”

事实上,两者缺一不可。如果我们要刺激活力,就需要凯恩斯主义刺激和其他鼓励创造力的政策——特别是促进可靠金融机构和社会创新的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