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pei54_Feng LiGetty Images_china ccp Fen Li/Getty Images

即将到来的中国一党体制危机

克莱蒙特—10月1日,为纪念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将发表一番毫无保留地庆贺1949年以来中共执政记录的讲话。但是,尽管习近平显然充满了信心和乐观,但中共基层却在日益担心体制的未来前景——理应如此。

2012年,习近平开始执掌中共,他承诺党要在两个即将到来的一百年之前实现伟大成就——即1921年中共成立及人民共和国成立。但持续的经济减速和与美国的日益紧张让中国的2021年庆典蒙上了一层阴影。而一党体制可能无法维持到2049。

从技术上来说,中共的独裁并没有时间限制,但它已经接近一党体制的生存时间记录的前沿。墨西哥制度革命党(Institutional Revolutionary Party)掌权71年(1929—2000),苏共掌权74年(1917—1991),台湾国民党掌权73年(1927—1949年在大陆,1949—2000年在台湾)。斯大林主义家天下的朝鲜体制已经统治了71年,是中国仅有的现存竞争对手。

但历史规律不是中共担心的唯一原因。在过去四十年中让中共体制从毛泽东主义自作自受的灾难中恢复的条件已基本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更加不利——甚至可以说比较敌对——的环境。

党的长期生存的最大威胁来自与美国的冷战。在后毛泽东时代的大部分时间里,中国领导人在国际舞台上保持低调,苦心避免冲突,建设强大的国家。但到2010年,中国已成为经济超级大国,开始采取日益“炫肌肉”的外交政策。这让美国颇为光火,开始逐渐从接触政策转向如今显而易见的对抗方针。

美国拥有超然的军事实力、科技、经济效率和盟友网络(哪怕在总统特朗普的破坏性领导下,这一网络依然坚挺),在中美冷战中胜出的概率远高于中国。尽管美国的胜利可能是一场惨胜,但极有可能让中共寿终正寝。

Subscribe now
ps subscription image no tote bag no discount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中共还面临着强烈的经济不利局面。所谓的中国奇迹背后是庞大且年轻的劳动力,迅速的城市化,大规模基础设施投资,市场自由化,以及全球化——这些因素要么正在缩水,要么已经消失。

彻底的改革——特别是低效的国有企业的私有化以及结束新重商主义贸易行为——可能可以维持增长。但是,尽管在中共嘴上大谈要推进改革,但实际上一直不愿落实。它继续保持有利于国有企业而不利于民营企业家的政策。由于国有部门构成了一党专政的经济基础,中共领导人一夜之间采取彻底经济改革的前景渺茫。

国内政治趋势也令人担心。在习近平领导下,中共放弃了过去运转良好的务实主义、意识形态灵活性和集体领导。随着党转向新毛泽东主义——包括严格的意识形态控制、僵化的组织纪律,以及基于恐怖的强人政治——发生灾难性政策错误的风险也在增加。

平心而论,中共不会不战而降。随着其对权力的掌握的削弱,它可能会煽动支持者的民族主义,同时加剧对反对者的压迫。

但这一战略无法拯救中国的一党体制。民族主义或许在短期能够提高中共的支持率,但其能量终将消散,特别是如果党无法实现生活水平的不断改进的话。而一个依靠压迫和暴力的政党将付出沉重的代价——经济活动受抑制,群众抵抗加剧,社会成本升级,以及国际孤立。

这绝不是习近平将在10月1日向中国人民呈现的令人振奋画面。但再高的民族主义姿态也无法改变一个事实:中共的统治比毛时代结束以来的任何其他时候都更加接近瓦解。

https://prosyn.org/TDHCbyVzh;
  1. haass107_JUNG YEON-JEAFP via Getty Images_northkoreanuclearmissile Jung Yeon-Je/AFP via Getty Images

    The Coming Nuclear Crises

    Richard N. Haass

    We are entering a new and dangerous period in which nuclear competition or even use of nuclear weapons could again become the greatest threat to global stability. Less certain is whether today’s leaders are up to meeting this emerging challeng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