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ueger29_ Dia DipasupilGetty Images_social distance Dia Dipasupil/Getty Images

经济重开的公开秘诀

发自华盛顿特区——世界经济的未来正在日益明朗。在疫情刚出现时人们对于是否应当采取封锁和其他措施或其经济成本是否过高还存在着较大分歧。但如今越来越明显的是,只有实施一定时期的封锁限制之后经济活动才可能完全恢复,否则新型冠状病毒将继续传播,持续快速的经济复苏也几乎成为泡影,直到有效且供广泛接种的疫苗问世为止。

当病毒首次传播到中国以外并立刻导致封锁地区的经济活动和就业水平急剧下降时,流行病学家就试图教育公众(在许多情况下还有政府当局)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们警告说,只有在R值(受到每位患者传染的平均人数)小于1之后病毒才能得到充分遏制。如果这个数值刚好为1,也就是一位患者只传染一个人,那么新型冠状病毒病例数就会随时间的推移保持不变。科学家还解释说我们可以通过迅速严格的出行管制,高效的检测和接触者追踪(以隔离病毒阳性病例)来更快地将该数值降到1以下。

在那些居家隔离令和其他措施都得到全面推行的地区,疫情的爆发都能被稳住,R值在两到三周内就会有所下降。在某些地区新型冠状病毒病例一开始就呈指数式增长并引发了更为普遍的自我隔离。同时由于多个疫情热点地区的大部分人都遵守了封锁建议以及追踪/检测措施(或许是出于恐惧),因此流行病曲线也很快被削平了。

相比之下,在那些起初没有实施封锁限制的地方,很少有人采取措施去避免接触或防止病毒传播,或者对这种预防措施不甚在意,因此病例也如预期般上升。虽然确实有一些跟所在地相关的额外因素影响了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但是从世界范围来看,很显然封锁限制的范围以及遵守管制的程度才是度过疫情并实现复苏的单一最重要因素。

不幸的是,民众对限制措施的抵制刚好就在需要公众持续服从规定时愈演愈烈——特别是在美国。一些政界人士和评论员坚称挽救一条生命的经济成本相对于丧失收入或无法接受其他医疗服务的人们而言太高了。汹涌的公众压力在当时占了上风。尽管流行病学家不断发出警告,但美国许多州的初期封锁限制还是过早地被放宽了

更糟糕的是,许多人在重开启动之后当即恢复了往常的生活习惯,无视保持社交距离、避免扎堆(尤其是在室内)、戴口罩,洗手和实施其他预防措施的建议。工厂重新开放,许多零售场所和其他服务恢复了运营(只是缩减了自身接待能力)。短期内的产出和消费者支出大幅增加,失业率开始下降(尽管仍然很高)。但这类重开基本都是在R值接近或大于1开始启动的,这意味着人们一旦开始放松预防措施感染数量就会回升。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Bundle2020_web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Enjoy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opinions of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including weekly long reads, book reviews, and interviews; The Year Ahead annual print magazine; the complete PS archive; and more – all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Now

结果就造成了一种双输局面。当前的情况既不利于经济活动的持续改善,也不利于新型冠状病毒病例的持续减少。如果医疗卫生工作者,医疗设备和检测能力都相对充沛并得到适当分配,那么公共卫生当局或许就能实施足以抑制病毒传播的接触者追踪和隔离。而这也是德国新西兰韩国等国以及纽约这类城市的状况,纽约这个原本全美受灾最严重地区目前的R值已经降到了0.4~0.5。

如果要让病毒检测发挥效力,就必须快速出具检测结果以警告病毒携带者避免与他人接触。但问题是目前检测材料和设备供不应求(尤其是在热点地区),眼下R值正以惊人的速度增长,美国的一些医院已经不堪重负,同时由于工人受到了感染,一些重开的工厂不得不再次关闭。受到严重影响的南部和西南各州政府当局已经在重新发布先前放宽的限制,还额外出台了更多限制措施。

但即便在人们坚持遵守预防措施且R值并未显著增加的地方,消费增长率也开始下降。消费者根本无法确信哪些重开能持续进行,而企业则面临着太多不确定性,无力实施长期投资。悲剧之处在于如果封锁措施能在所有地方下达并得到执行,那么将完全有可能实现快速的V型复苏。但这种情况并没有发生,甚至连近期的回升似乎都举步维艰。

因此全球经济只能寄望于每个人都能意识到流行病学家一直以来都是对的。过早的松绑已经为我们在健康和经济福祉方面带来了不必要的额外成本,而可以想象的最佳经济刺激形式莫过于公众对限制措施的遵守足以达到使R值低于1的程度。

R值远低于1意味着意味着限制取消后,消费者和企业可以确信由此带来的经济(和健康状况)回升将持续下去,经济和社会活动也将很快回复常态。

战胜病毒和恢复经济的两大目标并不矛盾,而是完全一致的。该病毒将决定我们可以以何种速度去安全地恢复经济活动,而公众对预防措施的遵守则将决定病毒被击败的速度。

https://prosyn.org/o0bqQ7z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