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tti11_ Romy Arroyo Fernandez_NurPhoto via Getty Images_man working computer Romy Arroyo Fernandez/NurPhoto via Getty Images

重构办公室

波士顿—上个月,推特首席执行官杰克·多尔西宣布,公司将允许目前按照社交隔离协议在家办公的员工长期在家办公。还有其他几家大型企业——从脸书到法国汽车生产企业标致雪铁龙(PSA)——也纷纷效仿,计划在2019年新冠危机结束后允许更多的员工留在家中。办公室会不会成为疫情爆发的又一个牺牲品?

从某种意义上,办公室的死亡已经是一种长期趋势。20世纪60年代,美国未来主义者梅尔文·韦伯预测世界将进入“后城市时代,”在这个时代,“人们可以住在山顶上,同时还与企业或其他合作者保持亲密、实时和现实的联系。”

20世纪90年代末的互联网繁荣时期,互联网公司的兴起使人们比以往更加贴近这样的未来。就像英国记者弗朗西斯·凯恩克罗斯在1997年所说的那样,互联网意味着“距离之死。”一旦距离变得无关紧要,那么按照逻辑推论,办公室——乃至进一步拓展到城市——都变得可有可无。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or

Register for FREE to access two premium articles per month.

Register

https://prosyn.org/ZnWGVCI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