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hebreyesus5_Mehedi HasanNurPhoto via Getty Images_bangladeshchildrencoronavirus Mehedi Hasan/NurPhoto via Getty Images

打赢这场针对母婴死亡的战争

日内瓦/伦敦/纽约—当整个世界都将注意力集中在打赢针对2019年新冠病毒的这场战争时,我们不应忘记,人类仍在与可以预防的母婴死亡进行斗争——世界领导人承诺到2030年打赢这场战争。国际社会必须重新致力于实现这一承诺,并力争在10年内兑现它。

儿童存活率大幅攀升也许是近代国际发展史上最伟大且不为人知的成功。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5岁以下儿童的死亡率骤降了近60%。而且自2000年来,每年的下降速度有所加快,避免了数百万人因此丧生。孕产妇死亡率也快速下降——过去20年来下降了近40%。

[图表]

上述成就主要归功于扩大世界最贫困国家卫生系统的覆盖面。初级保健护理已经催生了某些最令人瞩目的成就。孟加拉和埃塞俄比亚等国通过培训和部署医疗卫生工作者到他们效率最高的岗位——具体来讲,就是到他们所服务的社区而取得了惊人的进步。

国际合作一直是变革的另一大推动力量。2000年来,通过疫苗和免疫联盟(Gavi)所提供的援助促使超过7.6亿人获得了抵御致命疾病的疫苗接种,并因此挽救了超过1,300万人的生命。

尽管取得了这样的进步,母婴的死亡速度依然惊人。每年仍有500多万年轻人因此丧生——其中几乎半数是在他们生命的头一个月——而导致他们死亡的是像肺炎、疟疾和腹泻等本来可以预防或治疗的疾病。每天都有800多名妇女和少女死于与怀孕和分娩有关的可预防疾病,究其原因,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缺乏生殖保健服务。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Bundle2020_web_beyondthetechlash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Enjoy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opinions of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including weekly long reads, book reviews, and interviews; The Year Ahead annual print magazine; the complete PS archive; and more – all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Now

即便在2019年新冠疫情爆发之前,世界也并未走上兑现诺言的正轨,即到2030年消除可以预防的孕产妇和儿童死亡——上述承诺包含在可持续发展目标的第3条当中。如果过去十年能反映今后十年的进展状况,那么2030年仍将有超过300万儿童丧生。而孕产妇存活目标将同样远远无法完成。

现在的危险是,2019年新冠疫情将拉大可持续发展的目标承诺和现实之间的差距。供应链中断、财务压力加剧以及医疗工作者和资源的转移已经破坏了脆弱地区的服务。全球疫苗和免疫联盟报告显示“14项联盟支持的免疫运动”以及“4项全国疫苗引入运动”均已被迫推迟,从而导致超过1,300万人——其中很多是儿童——根本得不到疫苗保护。

此外,封锁政策和人们对感染的恐惧正在阻止人们寻求其他类型的医疗服务。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的研究人员估计,日常医疗服务使用量减少15%并持续超过6个月可能导致多死253,000名儿童。古特马赫研究所另一个研究团队估计,哪怕怀孕及新生儿医疗保健略微下降10%,也会导致多死28,000名孕产妇和168,000名新生儿。

我们曾经目睹过同样的悲剧。2014~2016年西非爆发埃博拉危机期间,常规服务的中断导致疟疾和其他疾病造成的儿童死亡人数激增,同样大幅增加的还有孕产妇死亡人数和死产儿。

像埃博拉一样,2019年新冠病毒也需要世界的关注与合作。如果没有疫苗,此次疫情就不会结束。这也解释了疫苗的研发和公平分配为何至关重要。首要任务依然是就强化医疗体系并提供挽救生命所需的检测、防护设备和医疗用品展开国际合作。

但我们绝不允许一场新的健康危机(无论这场危机多么致命),在事实上增加全世界最弱势儿童和妇女的死亡人数。我们需要四管齐下才能避免出现这样的结果。

首先,政府和援助捐赠者必须通过保护社区卫生服务预算(其中包括孕产妇保健和免疫接种预算)来捍卫儿童和孕产妇保健领域来之不易的成果。下个月即将召开的2021~25年全球疫苗和免疫联盟捐助者资金决策会议因此至关重要。通过听取全球疫苗和免疫联盟所提出的总额74亿美元的资金诉求,捐助者将可以使该组织在此期间额外为发展中国家的3亿儿童提供免疫接种服务——从而挽救8百万人的生命。如此卫生投资的成本效益可谓无出其右。

其次,应当加强建设适应性更强的卫生系统,而重点是2019年新冠疫情所暴露弱点的解决工作。例如,世界许多最贫困国家缺乏医用氧气,而这不仅对治疗2019年新冠病毒,也对治疗儿童肺炎至关重要——后者每年导致80万5岁以下儿童因此丧生——医用氧气还能在治疗疟疾、败血症和新生儿呼吸道疾病等领域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

第三,是时候放弃错误观念,即认为全民医保是一种负担不起的奢侈品。通过对支付不起费用的贫困用户强制收费来为医疗服务筹集资金所造成的不平等、痛苦和低效才是难以承受之重。随着贫困注定要加剧,取消上述费用并强化公共出资的卫生系统其紧迫性超过以往任何时候。事实上,与可预防的孕产妇和儿童死亡一样,全民医保也包含在同样一个可持续发展目标之中,从而明确凸显了两者之间的相关性。

最后,随着医疗系统财政压力的不断增大,我们必须探索动员各种资源的途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已经从二十国集团那里获得承诺,暂停偿还最贫困国家的债务。毫无疑问,这是一次将专门用于还债的资金转化为妇女、儿童健康投资基金的机会。

2019年新冠疫情毁灭性地提醒我们人类共有的脆弱性。但我们致力于承诺结束可预防儿童及孕产妇死亡所体现出来的共同价值。在抗击疫情时,我们必须恪守这一承诺,并竭力兑现那些曾向生命遭到威胁的儿童和妇女所承诺的前景。

https://prosyn.org/Ff72w33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