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inhart40_JOHANNES EISELEAFP via Getty Images_usstockmarket Johannes Eisele/AFP via Getty Images

这次不一样了

发自剑桥—尽管疫病大流行状况相对罕见,而严重大流行则更为稀有,但我却找不到任何一个历史性事件可以为当前这场不断变化发展中的全球冠状病毒危机可能产生的经济后果提供任何教益。这次确实是不一样了。

本次事件的独特之处在于其策略响应。全世界的政府都在优先考虑限制疾病传播和挽救生命的措施,包括完全封锁一个地区(如中国)甚至整个国家(比如意大利,西班牙和法国)。包括美国在内的一大批国家都实施了严格的国际旅行禁令,并禁止了所有形式的公众活动。

但这些措施并未超越当年针对现代史上最致命的病毒疫情(1918~1919年西班牙流感)的政策反应(见表1)。那场疫病大流行爆发在一次世界大战的背景之下,在美国造成67.5万人死亡,在全球范围内则至少夺走5000万人条人命。仅凭这一事实,就无法对新型冠状病毒大流行自身对美国或全球经济的影响进行任何有意义的比较。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or

Register for FREE to access two premium articles per month.

Register

https://prosyn.org/4IjWyvo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