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oufakis77_Pavlo GoncharSOPA ImagesLightRocket via Getty Images_eu covid vaccine Pavlo Gonchar/SOPA Images/LightRocket via Getty Images

欧洲的冠状病毒反事实分析

雅典—想象一下:2019新型冠状病毒病大流行下,人们对欧盟的信心不降反增;此外,疫情还说服欧盟领导人克服多年的敌意和分裂,并在今年催生出一个更强大、一体化程度更高、能够引领世界的集团。

想象上述场景,也不是件困难的事。

2020年2月底,在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大流行的两周前,欧盟理事会已指示欧盟委员会协调欧洲对抗冠状病毒的战斗。几天之内,欧盟委员会编写了一份从防护设备到重症监护病房,记录全欧洲短缺装备的基本清单,并向制造商下了订单。它还召集了由顶级流行病学家和欧盟公共卫生系统代表组成Cov-Comm委员会,以提供日常指导。由于无需为采购必需品以及制定最佳流动性和社交距离方案操心,各国政府也能够集中精力实施欧盟的新计划。

一个月后,当流行病在意大利北部爆发时,在布鲁塞尔的协调之下,成车的防护装备、氧气罐、重症监护设备,甚至医生和护士开始从欧洲各地陆续抵达。在欧洲议会就平衡公民自由和公共卫生的细节进行辩论的同时,欧盟委员会继续与各国政府合作,对整个欧盟的卫生保健系统需求进行规划。

在3月,Cov-Comm建议各地区实行不同的封锁措施。欧洲理事会支持欧盟委员会推出的隔离计划,该计划也预计进行每日审。在隔离措施的执行下,欧盟各地建立了大规模的测试中心网络。在每个社区、学校附近、工作场所及附近进行定期测试,将有助于在协调和安全的情况下结束封锁。

4月的形势最为严峻,伤亡人数激增。然而,由于汇集了欧洲各地设备和人力资源,医院至少有能力应付状况。在回答记者有关来访的外国医生和护士如何在重症监护室与他们的意大利和西班牙同事交流时,一名德国的麻醉师表示,“在死亡当前,医护人员无须使用语言交流。”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Bundle2021_web_discount_spring2021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Enjoy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opinions of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including weekly long reads, book reviews, topical collections, and interviews; The Year Ahead annual print magazine; the complete PS archive; and more. All for less than $5 a month.

Subscribe Now

在封锁措施对消费和生产的双重打击之下,欧洲经济进入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衰退。与十年前的欧元危机不同,这场流行病拖累了整个欧洲的经济活动。共同敌人以及医疗领域展现的团结精神产生了一种新情绪,并很快渗透到政府层面。这最终导致了一项在5月初由欧洲财政部长小组批准,随后由欧洲理事会批准的突破性决议。欧盟也立即推出了简称为NGE的“下一代欧盟”计划。

NGE通过四大支柱,带领欧洲走向真正的统一。首先,在各国奋力支持企业和就业之际,建立一个共同的机制来吸收公共债务不可避免的上升。此外,一个中央健康基金将为对抗冠状病毒的战斗买单,其中包括疫苗采购。其次,计划将向每一个欧洲人支付现金,并立刻使所有人受益。最后,适当的投资计划将为欧洲急需的绿色能源联盟提供资金。

为了建立NGE的四大支柱,欧盟领导人必须清除此前所有危机中面临的障碍,即找出如何在不违反欧盟法律和条约的情况下模拟一个联邦政府。最终,NGE项目采用的解决方案是新颖独特的。据报道,德国的“跛脚鸭”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在2020年4月至关重要的欧洲理事会会议上表示,“作为唯一真正具有火力的共同机构,欧洲央行责无旁贷。我们至少应该好好利用它。”

欧洲领导人最终也做到了。为了吸收不可避免的公共债务增长,自2020年3月以来,所有成员国的主要预算赤字(扣除债务支付)将由欧洲央行发行的三十年期债券进行融资。期限较长的债券意味着,欧洲领导人正在给自己三十年时间组建一个真正的联邦政府,并配有一个共同的财政部,以免欧洲央行为了偿还债券持有人而被迫印制欧元。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在5月的欧洲理事会会议上表示,“如果欧洲不能在三十年内实现统一,也许我们不配拥有欧盟。”

此时的欧盟领导人已破釜沉舟,NGE也开始对其他问题提出解决方案。例如,为了资助疫苗研发,并根据欧洲各地的许可支付当地生产费用,欧洲央行承诺购买制药公司发行的零息永久债券。欧洲央行章程中没有任何阻止其购买公司债券的条款,欧盟也因此能为一项成功的疫苗接种计划,以及其他将在所有欧洲人之间共享的基本健康商品提供资金。甚至,欧盟利用这个机制免费采购了数亿剂疫苗,分发给邻国和发展中国家。

其次,NGE也推出了现金注入计划,这项计划相等于美国家庭在大流行期间收到的联邦政府支票。现金注入计划向每个欧洲成年人的主要银行账户进账2000欧元(2350美元),总成本不超过7500亿欧元,而欧盟领导人发现,欧洲央行的章程或任何欧盟条约都未对计划形成阻碍。无论来自德国、希腊、荷兰还是葡萄牙,每一个欧洲人都获得了相同的金额。这个过程也未违反欧盟条约中禁止一个成员国向另一个成员国进行财政转移和纾困的规定。

最后,NGE指示欧洲投资银行发行大约相当于欧洲总收入5%的债券,并由欧洲央行在债券市场提供支持。这项计划资助了一个以发展欧盟的绿色能源联盟为目标的新的欧洲绿色工程机构。更广泛地说,它也资助欧洲的绿色新政。

尽管疫情反反复复,但到了2020年12月,欧洲疫苗接种计划的协调推出阻止了病毒的传播。欧洲人庆祝2021年的到来,并对共享绿色繁荣抱有切实的期望。与此同时,包括退出欧盟后的英国,欧洲的全球地位有所提高。尽管欧盟捐赠的疫苗在其中发挥了一定作用,但起决定性作用的,是欧洲各国最终展现的团结一致。

以上所有的一切皆有可能发生,却没有一件发生。在理解缘由的过程中,我们或许会感到沮丧,但这也有可能是迈向改变的跳板。

Translated by Siow Jing Yi from Intellisia Institute

https://prosyn.org/w2nlhI5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