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中美关系婚姻咨询

北京—毫无疑问,中国从美国所建立和支持的世界体系中获益良多。事实上,是理查德·尼克松1972年访华之旅打开了中国回归国际社会的大门。

尼克松访华后的20年里,中美关系大体上处于蜜月期。经济方面,美国不但给予中国最惠国待遇,还容忍了中国在国际贸易和金融上的重商主义做法(尤其是双轨制汇率)。20世纪90年代,双边经济关系继续发展。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这标志着美国对中国进入世界体系的支持达到了最高峰。加入世贸组织之后,中国的出口额涨了五倍。

当然,中国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的欠缺伤害了中美关系(这一缺陷妨碍了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将新技术推广到中国,其对中国企业造成的伤害可能更甚于美国企业)。中国国有企业所扮演的角色以及中国政府对技术“国企巨头”(national champion,拥有特权地位、几乎肯定会滥用政府资金的公司)的支持也损害了中美关系。

事实上,中国的做法是在与概率对着干。成功的高技术创新属于随机事件,遵从大数定律。在市场经济中,大量公司和个人做着创新尝试,因此极大地提升了成功概率。市场机制可以让大数定律显灵,而政府集中支持少数企业与此南辕北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