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dd10_Noel Celis - PoolGetty Images_xijinping Noel Celis/Pool/Getty Images

冠状病毒和习近平的世界观

慕尼黑—冠状病毒危机是习近平自2012年成为中共中央总书记以来所面临最大挑战。全中国的人民和家庭都生活在恐惧之中。多个省份实际封锁。病毒让中国经济大部陷入了艰难的停顿,企业要求员工在家办公。在政治上,位于疫情中心地区的武汉的当地有关部门和北京中央政府互相推责,他们都清楚中国政治的永恒原则:灾难来临,必须有人付出代价。

整个世界应该对长期受难的中国人民表示同情和团结。这是丑陋的时代,含蓄(有时是赤裸裸)的针对海外华人的种族主义反应让我不禁要质疑,我们距离人类大家庭到底还有多远。太多远离中国的人似乎忘了另一个永恒的原则:“没有人是一座孤岛,/孤身一人。”

习近平在马列主义中国拥有近乎绝对的政治权力。看起来,只有极权体制能够采取像1月以来的中国那样的严厉手段控制病毒。只有时间能告诉我们这些措施的最终效果如何。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即,这场危机解决之后,并不会改变未来中国的治理方式。

要理解这一点,你必须考虑习近平在追求中国梦——让中国成为未来全球强国时所秉持的世界观。有人问我习近平想要什么,我用十项重点来解释习近平的方针。它们可以看作以党为圆心的十个同心圆,或者也可以按照心理学家亚伯拉罕·马斯洛(Abraham Maslow)的传统,用习近平的需求层次来理解。

第一项重点是保持中共掌权。习近平从未将党视为向民主或准民主的过渡体制。相反,他将中国独特的极权资本主义视为未来强国地位的根本,一个可以运用到世界其他国家的样板。

其次,习近平认为他必须时刻保持国家统一,因为这是中共国内合法性的核心。因此,习近平上台后对西藏和新疆始终保持高压,对台政策也不断强硬。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Bundle2020_web_beyondthetechlash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Enjoy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opinions of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including weekly long reads, book reviews, and interviews; The Year Ahead annual print magazine; the complete PS archive; and more – all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Now

第三个任务是扩张经济。习近平明白,经济的规模、强度和科技先进度是一切国家实力的核心要素,包括军事能力。此外,如果没有长期增长,人均收入就不会增加,中国也将陷入中等收入陷阱。因此,保持增长也是中共合法性的关键,国家要竭尽全力成为科技超级大国,在5G、半导体、超级计算和人工智能等方面拥有全球主宰力。

第四个目标是把环境可持续性纳入中国增长模式中。在过去,环境问题被忽视了。但现在它们也是党合法性的关键。中国人民不会再容忍空气、土壤和水的高污染。尽管如此,可持续性,包括遏制气候变化的行动,始终将与第三项重点(经济增长)起矛盾,不管是国内工业,还是习近平的一带一路计划所构想的跨国基础设施工程。

第五号重点是扩张和现代化中国军事。习近平正在推动1949年以来人民解放军的最大改革——包括军事组织、武器平台和人事。解放军正在从以陆军为基础的陆上防御军队,转变为通过海上、空中、网络、空间和人工智能能力向海外投送实力的力量。习近平公开声称的使命是要打造一支“能打胜仗”的世界级军队。

第六个目标是要确保与14个陆上邻国和六个海上邻国的和睦、(如有可能)顺从的关系。俄罗斯是这项工程的核心,从占据中国大量战略注意力的传统对手转变为事实盟友。在海上,中国已明确不会再东海和南海领土主张上让步。

第七,对于东部沿海,习近平认为必须将美国赶回从日本列岛经关岛一直延伸到东菲律宾的“第二岛链”。中国还想削弱(如果可能,切断最好)美国在该地区长期经营的安全联盟,特别是与韩国、日本和菲律宾的联盟。终极目标是要增强中国确保统一台湾的能力——如有必要可动用武力。

第八,为了确保西部陆地周边安全,习近平想让欧亚大陆成为中国商品、服务、技术和重要基础设施投资的新市场。通过一带一路计划,他还希望中亚和中东,以及中欧、东欧和西欧逐渐对中国的核心外交政策利益敏感和支持。

类似地,中国在非洲、亚洲和拉丁美洲的其他发展中国家也看到了与欧亚类似的巨大的市场潜力。因此,习近平的第九项重点便是“海上丝绸之路”,它与一带一路计划同等重要。更广义地说,中国也一直在成功地将其全球经济战略转化为重要多变论坛上的可靠的G77投票支持。

最后,习近平想要改写全球秩序,使之更与中国的利益和价值观相符。中国领导人认为,1945年后的自由国际秩序体现了获胜的白人殖民力量的世界观,其本身便是这一力量所创造。习近平认为2020年地世界已大大不同于战后时期。因此,中国制定了双管齐下的战略。在提高在现有全球治理机构的权力、人事和金融影响力的同时,中国领导人也在积极打造以中国为中心的新机构,如一带一路计划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

并非所有中共高层都认同习近平的世界观。关于中国是否过分扩张,背离了邓小平的“韬光养晦”的长期战略,在中共内部有着诸多分歧和争议。时间会告诉我们这些争议结果如何,特别是在日益临近的2022年中共二十大上,中共将做出关键决定,即习近平的领导任期是否打破原有限制,贯穿21世纪20年代甚至更长。

在这样的情况下,习近平管理冠状病毒的内政,以及具有政治图腾意味的5G扩张外交,都具有了至关重要的新意义。

https://prosyn.org/z9Brndh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