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woods32_Katherine ChengSOPA ImagesLightRocket via Getty Images_chinawuhancoronavirus Katherine Cheng/SOPA Images/LightRocket via Getty Images

当病毒被政治化

牛津–在冠状病毒爆发之前,世界卫生组织的一份报告警告称,世界还没有为“快速蔓延且致命的呼吸道病原体大流行”做好准备,这种大流行可能会杀死五千万到八千万人,引起恐慌和不稳定,并严重影响全球经济和贸易。过去200多年的经验表明,只有各国政府之间的共同协作才能有效地抗击这种大流行。即使各国政府进行了此类协作,也只有在其公民的信任和遵守下才能有效地应对。这体现了政治领袖们在与新型冠状病毒(现在被称为COVID-19)的斗争中需要面对三个挑战。

第一个挑战是,政客们在表现得很坚决与采取基于科学的措施之间陷入困境,这些措施需要对持怀疑态度的公众进行详细解释。例如,包括印度,尼日利亚,日本和美国在内的多个国家政府最近对所有到达其境内机场的乘客实施了大张旗鼓的体温检查。但是发烧旅客可以通过使用退烧药物来掩盖自己的病情。此外,中国研究人员怀疑,携带COVID-19的人在产生发烧症状前最多可经历长达24天的潜伏期。因此,英国政府的工作重点是告知所有抵达英国的乘客离开机场后如果出现症状该如何应对。

更严重的是,1月31日,美国特朗普政府宣布对过去14天来过中国的所有外国人实行临时入境禁令,除非他们是美国公民或永久居民的直系亲属。许多其他国家也采取了类似的措施,但其效果可能与预期的相反。

对中国进行封锁似乎是合理的。但是,如果单方面这样做,并且没有与其他国家的政府建立信任,则很可能导致其他国家(例如中国周边的较小邻国)由于担心被封锁及可能造成的巨大经济损失,在病毒传播到它们那里时不会通知外界。

与流行病作斗争的黄金法则是鼓励受影响的国家将任何感染情况立即通知其他国家。中国研究人员迅速鉴定出COVID-19,并在国际敦促下共享了该病毒的序列,从而促进了全球疫苗研发合作。在这样做时,中国遵守了旨在确保各国共同努力打击感染的国际规则,而不是通过贸易保护主义措施伤害自己或不必要地伤害他人。

政府面临的第二个挑战与信息传播有关。准确,可信赖的信息对于对抗大流行至关重要。但是在世界大多数地方,公民不相信政客们会说实话,因此他们转向社交媒体和其他信息来源。

Subscribe now
Bundle2020_web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这样的平台可以促进更大的透明度和即时的报道,而政府不应该阻止这些消息,就像武汉地方官员一开始威胁透露新冠状病毒疫情的医生那样。但是社交媒体还引发了危害公共卫生的虚假新闻和谣言的“资讯传染病”。世界卫生组织目前必须驳斥漱口水,鼻喷雾和香油可以防止人们感染COVID-19的说法。同样,近年来网上进行的反疫苗接种运动已使麻疹再次流行,而这种疾病本来完全可以预防。

积极的一面是,世界卫生组织正在与社交媒体合作,以确保当人们搜索有关冠状病毒的新闻时,首先出现可靠的公共信息。双方还共同在一些散布阴谋论和有关该病毒的谣言的帖子上添加警告,并删除危害公共卫生的帖子。所有负责任的政治家必须支持这种努力。

同样,政治家和社交媒体也需要与排外反应作斗争,而这种情况很容易发生。自从COVID-19爆发以来,有报道称已经出现了一波针对东亚人的歧视浪潮。污名和歧视使与传染病的斗争变得更加困难,因为它们增加了患病人群避免寻求医疗保健的可能性。

至关重要的是,抗战COVID-19要求感染者足够信任公共当局,以识别并帮助追踪与他们接触过的每个人,从而能够采取适当的隔离措施。而在污名和歧视气氛下,感染者被妥善安置的可能性较小。

最后,充分准备是关键。在全球公共卫生紧急情况下,政府必须提前投入资源,并拥有准备就绪的指挥结构。但是,政客们常常不愿投资于疾病预防,他们发现建造一家崭新的医院能让他们更易得到嘉奖。更阴险的是,他们可以趁机削减预防计划的资金,因为他们知道未来的政府将面临严重的后果。

好消息是,在先前爆发SARS、H1N1、MERS、埃博拉和寨卡病毒之后,各国政府已开始认真对待疾病大流行的准备工作。例如,在2014年埃博拉疫情爆发后,美国奥巴马政府在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内设立了全球健康安全和生物威胁专门机构。这个机构还引入了一个系统,该系统在总统的直接授权下,可以协调公共和私人的国际、国家、州和地方组织,以应对全球流行病。

坏消息是,特朗普去年放松取消了这些准备工作。他还削减了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帮助其他国家预防传染病流行的资金。但是,当其他国家无法识别和控制病毒时,病毒很可能会到达美国。

随着2019-nCoV的继续传播,公众必须依靠政府之间的国际合作来有效地抗击该疾病。但是,对政治领导人施加越来越大的压力有可能迫使他们采取更加民族主义和短期的措施,这些措施的效果不佳,甚至适得其反。

Translated by Jianhao Ge, Research Assistant at Intellisia Institute, an independent think tank in China. www.intellisia.org

https://prosyn.org/vZfZqqNzh;
  1. tharoor137_ Hafiz AhmedAnadolu Agency via Getty Images_india protest Hafiz Ahmed/Anadolu Agency via Getty Images

    Pariah India

    Shashi Tharoor laments that the government's intolerant chauvinism is leaving the country increasingly isolated.
    0
  2. skidelsky148_Matt Dunham - WPA PoolGetty Images_boris johnson cabinet Matt Dunham/WPA Pool/Getty Images

    The Monetarist Fantasy Is Over

    Robert Skidelsky

    UK Prime Minister Boris Johnson, determined to overcome Treasury resistance to his vast spending ambitions, has ousted Chancellor of the Exchequer Sajid Javid. But Johnson’s latest coup also is indicative of a global shift from monetary to fiscal policy.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