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erland1_Kevin FrayerGetty Images_coronavirusgirlchina 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面对传染病不必过分恐慌

西雅图—每隔几年,人类就会因全球性传染病而对未来感到悲观。仅在本世纪,非典、H1N1、埃博拉、中东呼吸综合症、寨卡病毒以及现在的冠状病毒都是如此。但回想起来,如此激烈的反应似乎与疾病的实际影响不相称。2002-2003年中国爆发的非典(也是一种冠状病毒,很可能通过蝙蝠传染给人类)感染了8000人,导致不到800人死亡。尽管如此,由于边境关闭、旅游中断、商业中断和紧急医疗费用,它导致了差不多400亿美元的经济活动损失。

这种反应是可以理解的。传染病可能导致的大面积死亡,触发了人类古老的生存本能。现代医学和卫生系统制造了一种错觉,即尽管现代世界的相互联系实际上加快了新病原体出现和传播的速度,但人类仍认为自己可以掌控自己的命运。人们有充分的理由害怕新的传染病:流行病预防创新联盟(CEPI)估计,一种类似于1918年西班牙流感那样,具有高度传染性、致命性、并且由空气传播的病原体可能在短短六个月内导致全球近3300万人死亡。

尽管如此,人们都没必要对传染病的恐惧和过分紧张。人类本质只是生物物种之一,其他生物有时会对我们构成威胁,并且这些物种在数量和突变率方面比人类更有优势。我们对付这种威胁最有力的武器是我们的智慧。由于现代先进科学技术和我们采取集体行动的能力,我们已经有了预防、管理和遏制全球大流行病的工具。我们不应该在每次有新的、可怕的病原体时就毫无目的地折腾,我们应该拿出像建设管理军事资产时所使用的资源、组织和独创性。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PS premium content, including in-depth commentaries, book reviews, exclusive interviews, On 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and our annual year-ahead magazine.

https://prosyn.org/2KZs0gJ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