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回到社会主义

伦敦—对杰里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来说,值得注意的不是人们指责他缺少爱国主义。这位强硬左派外部人士成为工党领袖,堪称对英国传统的一次颠覆。他是否愿意在公众场合高唱《天佑女王》并不重要。就他的左派标签而言,值得注意的是修正主义程度有多大。

科尔宾是个老派社会主义者,支持对富人课以重税、把交通和公用设施重新收归国有。他的阶级斗争论表明他与主流社会民主派完全决裂。

战后欧洲的社会民主派一直是与资本主义妥协的产物。左翼意识形态(特别是在英国)更多地来源于某些基督教道德传统(“比马克思更加卫理公会”)而非任何政治教条。工党领袖,如二战后首位首相克莱蒙特·艾德礼,并不反对市场经济;他们只是希望管制市场,使其尽可能符合工作阶级的利益。

冷战期间,社会民主派是西欧用于取代共产主义的平等主义。艾德礼本人就是死硬反共产主义者。